当前位置:首页 >> 海右副刊 2018.11.01 星期四

雄关漫道不忘初心

——一位女考古工作者的自白


  

□刘秀玲
  一说起野外考古,跋山涉水、风吹日晒、严寒酷暑、抛家舍业,似乎并不是一项适合女性的工作。但现在,却有越来越多的女考古队员活跃在考古发掘现场,成为旷野中一道美丽的风景。新中国第一位女考古学研究员郑振香先生曾说:“女同志比较细心,擅长形象思维,从某种意义上说,也适合搞考古,当然还要有点吃苦精神,能经受(练。”确实如此,济南市考古所就有几位美丽的巾帼队员。
  野外工作中,且不说考古调查时,常常需要翻山越岭。山上杂草丛生、山石为伴,面临极大的危险与挑战,就是在探方、墓坑中蹲上半天,也让人累得直不起腰。作为女考古队员,无论从生理上、体力上、耐力上都比不上男考古队员。但在实际工作中,女考古队员们的表现却毫不逊色,遗址、墓葬清理不在话下,整理资料、绘图、编写报告样样精通,甚至作为领队也得心应手。野外的艰苦条件,经常模糊了性别的差异,锻炼了不同环境下的生存适应能力,由羞涩变得坦然,由害怕变得坚强,由生疏变成习惯,这其中的艰辛,只有女考古队员才能体会深刻!
  女同志都爱美,年轻的女孩子更爱美,但从事田野考古工作却必须经受风吹日晒、严寒酷暑。春天野外风沙大,脸上、手上都皲裂了,晚上洗脸的时候就感觉沙沙的疼,想到明天还要继续外出调查,心里甚至不免有些发颤。但第二天早上起来大家还是精神抖擞地出发了。夏季烈日当头,大家戴上遮阳帽、涂上防晒霜,但在暴晒之下,稍不注意,胳膊脖子就变得通红,甚至会脱一层皮。没有办法,只好长衣长裤把自己包裹起来,任凭汗水肆无忌惮地流。冬日数九寒天,站在几米深的墓坑底清理墓葬,如同站在冰块上,真的是鼻涕一把泪一把,以至手、脚都冻伤了。吃苦耐劳、经受(练,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呢?强烈的责任感与事业心始终在鞭策着我们。
  考古是一个综合学科,考古工作更要有严谨的科学性,要学习的不仅仅是相关的知识,更要有各种复杂的相关学科的辅助,女考古队员们也需要“文理双修”。2013年埠东村清代壁画墓发掘结束后,所里决定对壁画进行揭取保护,这也是考古所第一次进行墓室壁画的揭取,作为领队,我的压力非常大。揭取前必须对壁画进行加固,要用到桃胶、丙酮等化学物品,学文科出身的我赶紧找来相关书籍了解它们的特性。实施过程中,因为丙酮有毒,大家只好戴着防毒面具轮流上阵。墓室墙壁用三合土夯筑而成,特别坚硬,我跑遍市场找来所有可用的工具不断尝试,却都切割不动。最后终于找到了一种很小的水钻,一点点地钻取,历时一个多月,将所有壁画完好地“取”下来。对于不擅“理工”的女考古队员来说,真的是一次历练。
  奋战在考古一线的考古队员们经常要与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例如与建设单位的沟通、与区县文物局的配合、对民工的管理等等。女考古队员在这方面遭遇的困难可能会更大,特别是作为领队时,既要保证工作的顺利进行,也要协调好各方关系。很多考古工作都是配合基本建设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建设单位抢时间、抢利益,而我们要从他们那里“抢文物”,在发掘期限、发掘区域、经费等各个方面难免有摩擦,需要不断地沟通。有些工作也需要和当地的村、镇协调,经常要不断地讲解考古工作的政策法规等相关情况,争取村民的支持。端庄矜持、吐气如兰不能解决问题,大胆泼辣、能言善道才是必修的功课。对女考古队员来说这是挑战,也是锻炼自己的机会。从另一方面来说,考古人丰富的人生经历,也是其他专业无法相比的。
  工作与家庭的协调是女考古工作者面临的最大问题。考古工作人员常年坚守在考古一线,考古工地短则一两个月,长则一年半载甚至几年。对女考古队员来说,长期艰苦的考古一线工作,无法顾及家庭与孩子,不能像其他母亲一样,经常守护在孩子身边,只能到晚上结束一天工作后,通过视频相互慰藉和鼓励。缺席了
  孩子的成长,这是最深的遗憾。但女考古队员们却说“选择无悔”。考古工作任重而道远,有曲折也有收获,有艰辛也有快乐。因为考古是我们毕生的热爱,所以不惧任何艰难困苦。雄关漫道,不忘初心。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