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知道 2018.08.09 星期四

齐地佛韵



  

北朝菩萨像 北朝精美菩萨立像
□刘丽丽 艾楠
  佛教自公元一世纪前后传入中国,历经兴衰,根植华夏,一直延续2000余年,经长期传播发展而形成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汉传佛教。2003年县西巷遗址的考古发掘,为我们揭开了一段济南地区历史上的佛教兴衰史。
  济南地区的佛教历史悠久。魏晋南北朝以来,山东佛教的传播以泰山为中心展开,济南是当时佛教寺院比较集中的地方,其附近及南部山区开始出现石窟造像和摩崖造像。隋唐时期山东佛教达到全盛,齐鲁大地寺院林立,石窟和摩崖造像数量众多。济南(时称齐州)作为当时这一地区的政治和经济中心,佛教古迹尤其丰富。现在大家熟识的有千佛山的兴国禅寺,还有佛慧山的开元寺遗址等。关于开元寺最早的记载是元代人于钦所撰《齐乘》一书:“开元寺,府城内,建于唐。”这里指明开元寺本是在城内的,但又太过简略,以至让后人疑惑,对开元寺的具体位置难以确定。直到县西巷遗址的发掘为我们揭开了开元寺的神秘面纱。
  这次发掘在县西巷改造2800平方米的施工区域进行,发现佛教窖藏、宋代地宫、明代房基等重要文化遗迹,取得重要考古成果,引起考古学界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特别是发现的宋代砖雕地宫,是目前国内发现的雕刻最精美的地宫;同时在地宫南侧发现了佛教举行宗教仪式的“坛”,这在全国佛教造像埋藏坑中(包括各个时期的地宫)尚属首次发现。出土的雕刻精美、形态各异、种类繁多、时代跨度大(从北朝到宋代)的佛教造像及残件八十余尊,大部分都有彩绘、贴金,在济南地区已出土的佛像中均属上品,在国内引起轰动。之后,在2006年、2010年又在县西巷南侧发现造像、经幢等佛教遗物。综合这些发现表明,县西巷及其东侧曾是济南古城的心脏地带,这里曾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寺院,是一处佛教圣地,对研究济南地区佛教的发展和雕刻艺术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出土的《开元寺修杂宝经藏地宫记》明确了这里的寺院就是开元寺。众所周知,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738年),敕天下诸郡各建开元寺、龙兴寺。根据史书记载和考古发现看,各地的开元寺、龙兴寺有一些是新建的,也有部分是将原有寺院改名而来的。那齐州开元寺是新建还是改名而来呢?出土的造像中有一尊弥勒像,在其须弥座下方刻有发愿文:“大周万岁登封元年(696年)二月八日,大云寺律师功德,幼怀聪敏……”这里提到的大云寺,史书中没有记载,济南古城内外也没有出现过大云寺的遗物。此次发掘中出
  土武周时期弥勒造像数量颇多,且个体较大不易搬动,应属此处寺院而非从他处搬来,而这处寺院可能就是“大云寺”。大云寺是为唐武则天时期颁布《大云经》,敕愿而于全国各州所建的寺院之一,可能到开元年间又改名为开元寺的。其实,这次发掘中还有几尊东魏时期的佛教造像,有明确纪年的是东魏武定八年(550年),因而推测在大云寺之前、东魏时期或更早的时间,县西巷一带可能就已建有寺院。从那时期起,历经唐、宋、元,直到明朝初年,济南成为山东省会,开元寺改建成济南府署(现县西巷东侧省政协),寺内僧众迁往佛慧山的佛慧寺,佛慧寺遂改称为开元寺,也就是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寺院遗址。
  理清了开元寺的前世今生,我们再一起看看这些精美的佛教造像。绝大多数出土于两处窖藏坑,其中较大一坑的中部有一块边长2.4米的三合土夯筑的台子,造像面向台子分布在四周摆放,可能举行过某种祭祀仪式。这种埋藏方式全国首见,为佛教考古的研究提供了新的类型。造像时代以唐代为主,也有数件为北朝和北宋时期作品。这些佛像虽因历史上的历次灭佛运动已残缺不全,但其数量之多、密度之大、雕刻之精、制作之细、时代之久,令人赞叹。特别是一尊北朝时期的精美石雕菩萨头像,头戴花冠,面含微笑,由青石雕刻,石质光滑细腻,线条流畅,生动传神,活灵活现,其精美程度在全国也不多见,被观众称之为“济南的微笑”。这批佛教造像有17尊在山东省博物馆展出,其余与出土的经幢等佛教遗物在济南考古馆中展出。
  县西巷遗址的发掘,虽只揭开了齐州开元寺的冰山一角,但为我们重新认识济南在中国佛教发展中的地位提供了新的依据。佛教地宫和大量造像的发现,说明古齐州地区作为北方重镇,在南北朝、隋唐全国崇佛造像的时期,佛教是非常兴盛的,并在北宋时期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开元寺与南部山区的诸多石窟、摩崖造像遥相呼应,共同组成了古齐州繁盛的佛教文化,在中国佛教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