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 2018.07.12 星期四

大秦帝国




  

《大秦帝国》孙皓晖 著中信·大方2018年5月
石工白驼
  栎阳城内有一条狭窄的无名小街。这里住着一个有名的老秦人,他便是做了四十年石工的白驼。
  老人听见了“啪,啪,啪”的拍门声,不轻不重,很有节奏。老人小心翼翼地向门口走来,极力不让自己滑倒。老秦人的民谚,男跌晴,女跌阴。男人雨中跌倒了,天就要放晴,如何得了?待老人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走到门口,拉开石门,却惊讶地站在那里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一辆牛车拉着一方用黑布包裹的大石,赶车的是一位和他一样白发苍苍的老者。车后站着一位粗黑布衣的后生。赶车老者拱手道:“敢问足下可是白驼老人?我想请足下刻一大石,一百老刀币,不知可否?”
  刻石?老石工感到惊讶。连年征战,死者无算,暴尸荒野寻常事,何曾有人给死者立过刻石?他已经二十年没有给人刻过石了。况且工钱高出寻常三倍之多,寻常平民谁有如此气魄?
  老者从容拱手,一转身从平板牛车上将大石横着翻起,微微蹲身背靠大石,轻轻地“嗨”了一声,已经将大石背起。白驼老人慌得连忙让路,惊讶面前老者竟有如此大力,一不小心,脚下打滑,已经跌倒在院中。白驼老人慌得忙不迭跪在泥地里向天叩头,高声祷告:“上天哪上天,小民不意滑跌,你可不能不下雨啊!”牛车后一直没说话的黑衣后生快步走过来扶起老人:“老人家,男跌晴,女跌阴,老人家跌得下连阴。你怕老天不下雨么?”白驼老人禁不住嘿嘿嘿笑个不住:“后生也,我看你是个贵相。你这个咒解得好,解得好啊!老人跌得下连阴?亏你想得出!老秦国不能没有
  雨啊。”黑衣后生笑道:“民心就是天心,上天还能另一套?老人家,进屋,院子里淋雨。”这时,背大石的老者已经稳步走到了中间没有门的石刻坊,小院中留下了足足有半尺深的一串脚印!老者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一蹲身便将大石板搁在了最适合凿刻的木座上。等黑衣后生将白驼老人扶进来,黑衣老者已经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了。老石工上下打量,惊讶得合不拢嘴,深深一躬:“老哥哥,真道天人神力。”
  黑衣老者笑道:“白大哥,不敢当。看看这块石板了。”老石工走到石架前一瞄,已经从黑布没有包严实的角落看出这块石板并非新采的山石,而是一块很难打凿的老青石板,不禁拱手问道:“老哥哥几时来取?”
  “请白大哥目下就做,我等在此守候,刻完搬走。”
  “老朽多年未动斧凿刻刀……”白驼老人有些忐忑。
  “老人家,人说你是鬼斧神工,不会差池的。”(62)
  责编/徐征美编/赵鸣校对/冬平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