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看点 2017.05.15 星期一
昔日江淮小邑 如今“大湖名城”

八百里巢湖揽入怀 合肥跨入环湖时代





  

合肥罍街美食合肥海棠街道辖区内搭起晾衣架,请居民集中晾晒。
2011年,巢湖纳入合肥市域版图。 本版照片均由记者黄中明 摄
  无人机俯瞰姥山岛,这是巢湖中最大的岛屿。
  庐州新府,地接江海。短短十余年,昔日江淮小邑“一鸣惊人”:揽八百里巢湖烟波,一跃成为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副中心城市,堪与南京、杭州等量齐观。
  “大湖名城”合肥,如今成了一座“养人”的宝地,进入全国城市发展第一方阵。
  在巢湖边生活了一辈子,范仁义老人见证了合肥城市框架的“大开”:155公里长的环湖大道两边,一边是八百里金浪绿洲,一边是国家森林公园,“靠水吃水”的老百姓也跟着富起来。
  在老城工作数十年,合肥市城市管理局总工程师钱新亲历“大发展”:“合肥奇迹”并非一朝一夕,如果没有十多年前的大拆违、大建设,如果没有十多年来“一张蓝图绘到底”的决心,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合肥新形象,“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
1如何增加城市厚度
“大拆违”才有“大建设”:零补偿、零冲突的合肥奇迹
  提及合肥的变化,很多合肥人都会对12年前的城市“大拆违”津津乐道一番;而稍有些经历的合肥人,则会说上一段曾轰动一时的“维也纳森林花园公寓爆破拆除事件”。
  “社区、区、市三级张榜公示让拆违工作公开透明具有可信度,‘一把尺子量到底’的基本原则确保了拆违工作的公平正义。”合肥市城乡建设委办公室副主任张爱民是当年大拆违、大建设的亲历者。
  2005年7月,合肥启动“大拆违”,从拆除各类违法建设到整治安全隐患,从拆除“隔夜楼”到改造小街巷、农贸市场,从硬化路面到增绿透绿,这次大行动涉及面广且细致,拆违行动实现“零补偿、零冲突”。
  谈起“维也纳”,一位曾在重点局任职的工作人员回忆说,由于公寓楼的位置影响了大蜀山景区的整体视觉效果,在与开发商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当年爆破拆除了已经封顶的公寓楼。“如果说党政机关带头拆赢得了市民的理解支持,那么大型公寓楼的拆除则坚定了全市上下对城市长远发展的决心。如今,走在环山路上,大蜀山风景尽收眼底,这得益于当年的长远谋划。”他说。
  从一组数字就能看出“大拆违”的力度之大:短短5个多月时间,拆除违法建筑1300万平方米。紧接着第二年,合肥趁势启动“大建设”,一年内甚至同时开工建设40条市政道路。
  钱新的看法很具有代表性,“可以说,没有大拆违,就没有大建设,就没有合肥如今的大发展。”他认为,大拆违“拆掉”了“脏乱差”的旧病沉疴,“拆出”了城市发展空间,赢得了民心;而大建设则为城市环境、城市品质的迅速提升打下基础。特别是它打造出一把合肥进入“环湖时代”所需的思想观念的钥匙,城市建设开始跨越式发展。
  合肥市城乡建设委副总工程师张应奎告诉记者,2006年“大建设”之前,合肥城市建设投入不足百亿元,如今年均投入已经超过400亿元。“大建设”3年多时间里,合肥完成了过去近60年也没有完成的路桥等基础设施、民生设施的建设工程量。今年,合肥“大建设”计划续建项目687项、新建1274项,计划安排概算投资1514.87亿元。无论是项目的广度、数量,还是计划投资额均高于往年,创历史新高。2 如何拓展城市宽度
整体框架拉开:八百里巢湖成城市“内湖”
  入夏的合肥,满眼翠绿。沿环湖大道一路飞驰,暖风拂面而过,三五成群的骑游者自成一景,依水而生的居民乐在其中……
  今年65岁的范仁义老人就居住于此。在他看来,曾经的巢湖人苦于湖水污染、交通不便,而眼下环湖大道的建成通车,给这里一下子打开了融入外界的通道,“眼见着来巢湖姥山岛旅游的人越来越多”。这一点也得到了巢湖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李珊珊的印证,“2015年2月,环巢湖大道全线贯通,环湖12镇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城市建设要遵循规律、把握规律,合肥要想实现跨越发展必须拉开城市框架。”合肥市发改委总工程师范观兵介绍,从2006年开始,合肥沿巢湖岸边规划建设滨湖新区,规划总用地面积约196平方公里,2011年更是将800平方公里的巢湖全部纳入,城市版图面积扩至1.14万平方公里,并按照“世界眼光、国内一流、合肥特色”要求,明确了“大湖名城、创新高地”的战略定位。这是合肥实现从“环城”走向“滨湖”、“环湖”乃至“临江”的战略之举。
  10年间,“四横三纵”骨干路网让滨湖新区四通八达,落脚于此的地铁1号线、马鞍山路高架更进一步拉近了与主城区的距离,建成区面积扩张了10倍,常住人口增长了10倍。十年(剑,一系列优质资源要素、产业项目的集聚或已形成积淀,或正在紧锣密鼓推进,在这里规划建设国家级滨湖新区似乎水到渠成。
  在合肥,无论是政府官员、专家学者,还是普通老百姓,对合肥城市框架的拉开有着近乎一致的观点——把一个地级市巢湖市降级成县级市,把一片巢湖整个划给合肥,这需要何等的魄力?!尤其近年来,安徽省努力将合肥打造成为强省会、强中心的意图更加明显,除了下决心拓展合肥市域版图,还以实际行动支持滨湖新区建设——移位近20公里,将省委、省政府等机关搬迁至此,足见安徽省发展滨湖新区的决心,以及通过巢湖实现合肥乃至全省通江达海、自主发展的强烈愿望。
  “降级后的巢湖市必然经历一番阵痛。”作为一名亲历者,媒体人方娟从“巢湖市人”变成了“合肥市人”。在她看来,当年巢湖市降级拆分,人事编制、机构调整乃至房价都受到影响,当地老百姓多少有些不解与埋怨。但是,现在看来“绝对是件好事”。
  合肥市交通运输局调研员张和龙给记者“画”了一张合肥“旅游地图”:上世纪80年代,合肥的旅游热门是环城公园;到了2000年,旅游热门变成了“天鹅湖”;如今,环巢湖旅游渐渐成为游客们的“新宠”。他笑称,从这张地图上,可以看出这座城市在不断拉长、扩容、升级。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