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笔记 2015.05.12 星期二

永远的母爱

  

李炳锋
  母亲转眼离开我们已经十六个年头了。
  自从母亲离去,我就像驶离了幸福港湾的船儿,在风雨中飘摇着。每当回到家乡,没了母亲的老屋,恍若变成了一个黯然失色的客栈,没了过去的温馨,更缺失了踏实的滋味,感觉自己真的成了一个飘忽不定的游子。这是拥有母爱的人永远也体会不到的。
  在母亲由75度春秋组成的惨淡的人生光景里,有近60个年头是在艰难困苦中度过的。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的农村,不仅意味着物质的极端匮乏,而且意味着人生没有任何希望。贫瘠的土地,一家八口人,全靠着父母半是勤劳半是节俭的生活方式,才保全了性命。待日子稍稍有了转机,母亲却已是老病缠身,无法享受生活的甘霖。
  时间的长河漂白着我的记忆,多少艰难困苦的往事早已烟飞云散,渐渐淡去,而一些并不起眼的小事却浮上心头,格外清晰。
  母亲73岁时来城里小住过一段时间。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周日。我与妻子架着因糖尿病而腿脚无力的母亲逛商场,刚一出商场门口,就听“当”地响了一声,是一个小伙子随手扔在地上一个易拉罐壳,母亲顺着声音投去了她那昏花的目光。看到了地上的金属壳后,她用有气无力却坚定的口气说:“捡起来,能卖两毛钱。”
  我有些犹豫,甚至不屑地对母亲说:“嗨,两毛钱够干啥的?”
  “捡起来吧!”母亲声音很低,几乎是渴求我:“能买两盒洋火。”
  我捡了,把易拉罐壳捡到手中,一直拿回宿舍楼下的储藏室里。整个过程,母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犹如平静的湖面上荡起的波纹。
  孩子是父母的影子。在母亲的影响下,无论是在贫困的乡下还是来到充满奢华的城市,节俭也成了我每时每刻的习惯。粗茶淡饭、陈衣旧裤构成了我的生活主调,以致上演了“袜子露了脚后跟也不舍得扔”,“事业不成功,就用小灵通”和“腰带断了,让修鞋工接上再用”等一串串令很多人啼笑皆非的逸事。还有,当别人不断更换着时髦的衣裙、涂抹着高档化妆品的时候,青衫布衣的妻子依然坚守着“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心垒。更令人欣慰的是,已上了大学的女儿也是很“抠门”的主儿,在外地上学,四个月的生活费才花了一千元,一百元的手机费愣是撑了半年。每当与女儿谈起节俭的话题,她总振振有词地说:“古今中外,不论高低贵贱,凡是真正能在社会上立得住脚、保持不败的,大都是以节俭为本的,俭以养德嘛。”这可能就是一种世代传承的家风吧。有时我想,孩子成才与否莫论,能保持住这份节俭的情操,可能会令孩子终生受益吧。
  每当夜深人静或自己独处的时候,母亲那面带和善的身影就悄悄地向我走来,让我重又沐浴在母爱的阳光中。是啊,世界上没有比母爱再伟大神圣的了。这份至善至洁的美好或许你正在享受着,或许在淡淡的思念中。无论怎样,只要你拥有过就是幸福的,这种幸福会伴你一生。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