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趵突 2021.09.14 星期二

礼赞那些“当初的芽儿”

  

□李佳人
  急三火四,紧赶慢赶,还是中午头才赶到我梦过多少回的我的大学门口。
  在司机师傅帮忙下,我从出租车上分4趟才搬完了行李;把它们推到被学生家长包围着的入口防疫检测点,又是一通好忙乎。
  正当我饥肠辘辘、胡乱抹汗,从我背后传来一个柔柔而急切的“妈妈腔”,“孩子,哪个学院的?”
  “健康学院,李佳人。”我随口应了一声,抬头看到的是已来到眼前的一位慈眉善目、面容光洁,梳着中分刘海马尾辫的阿姨。她身后还紧跟着一个骑电动三轮的学哥模样的大男孩。
  “看你累得,衣服都快湿透啦。”阿姨心疼地对我皱皱眉。其实,她也像是很累的样子:衣领早被汗水浸湿了,有些散乱的发梢也滴着汗,嘴巴上还沾着一粒面包屑呢。她一手硬塞到我嘴里一块超甜的巧克力——顺手还亲昵地捏了捏我脸蛋儿——一手又递给我一个塑料兜,“面包、火腿肠、矿泉水、毛巾、折扇。你就安安稳稳坐这太阳伞下吃东西,歇一会儿。宿舍门口那边人都围得满满的,坐立都没个地儿。我安排好就回来接你啊。”
  我那四个大行李箱把学哥的电动三轮塞得满满的。在正午热烘烘的太阳下,这位阿姨碎步跑着跟在车后。——忽然,她一个急停,又转身朝我跑了过来,“差点儿忘了,孩子,我裤兜里还有一包榨菜。出了这么多汗,就着吃,有滋味儿。”
  望着这位我还不知姓名、也不知是老师还是大学领导的阿姨远去的背影,刚才还急着要风卷残云吃东西的我,忽然鼻子一酸。“孩子……孩子……”在大学入学的这一天,被这位陌生阿姨一声声“孩子”亲切地叫着,我不禁掉下泪来,眼前倏然划过很多我看过的影像。
  这影像里,有爸妈硬逼着我看过的苏联电影《乡村女教师》。女主角瓦尔娃拉一毕业就只身到西伯利亚当起乡村教师。她经历了大半生的酷寒、冷漠和孤独,她给了孩子们源源不断的温情、鼓励和斗志。最终,她赢得了乡民的尊重,获得列宁勋章;最终,当已成为国家栋梁的学生们欢聚在她身边时,她满足地、开怀地笑了。
  这影像里还有张桂梅,云南省丽江市华坪女子高中的校长。她17岁就到云南支边。为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她“像乞丐一样”四处奔走筹建了这所免费的女子高中。身患肺气肿、肺纤维化和小脑萎缩等10多种疾病的张桂梅,带着老师们拼尽全力,12年间托举着1800多名女孩走出大山、走进大学,用知识改变和炫丽了命运。最终,张桂梅荣获“时代楷模”和“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当人们赞美她是贫困山区女孩儿救命恩人的时候,她只淡淡而骄傲地回复说:“这些都是我们用命换来的。”
  用自己的火点燃别人的火;用自己的青春、未来和生命,靓丽更多人的青春、未来和生命。这所言所誉的不正是教师吗?“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冰心先生的这首诗,也好像正是礼赞伟大的教师们。在与“现时的明艳”瞬间交互融汇,爆发出壮丽的交响的时刻,“当初的芽儿”,他们那些默默无闻的时日,那些孤独过、凄惶过、泪奔过而默默无闻奉献过的时日,愈显得如此纯洁、高贵和伟岸!
  “嘀——”一声清脆的单车喇叭声,猛然把我从遐思中拽醒。循声抬眼望去,嗬,是那位笑眯眯的阿姨骑着电动三轮朝我驶来啦。我赶紧抓起手里的东西,向着她飞奔而去。一边跑,我脑海里还一边蹦跳着这么多可爱的词儿:妈妈,老师,热情的火焰,当初的芽儿……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