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纬 2020.09.04 星期五

反智主义让新冠流行更严重

  

  美国作为头号经济科技强国,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领先的医疗技术水平,美国的疫情暴发比欧洲还晚,有充分的准备时间和经验参考,但如今的美国,成为世界上确诊病例最多、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究其根源,美当局以政治利益凌驾于科学之上,无视美国民众生命和健康,“花式抗疫”一错再错。几个月来,美政客一边对外“甩锅”推责,一边打压专业人士的意见建议,严重误导了美国民众。
违背科学理性的代价
  “历史的眼睛在盯着你们!”美国150多位医学专家近日联署公开信,呼吁美联邦及各州政府决策者以生命为重,停止重启经济,重新部署抗疫,“做正确的事。”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截至7月25日晚,全美确诊人数已超过417万人,死亡14.6万多人,连续三天单日死亡人数过千。来自美国著名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这些医学精英们出离愤怒,他们指出,对美国来说“最正确的事情不是经济重启越快越好,而是拯救生命越多越好”。
  专家们的愤怒,世界都能理解。美国作为头号经济科技强国,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领先的医疗技术水平,美国的疫情暴发比欧洲还晚,有充分的准备时间和经验参考,但由于美国政府“花式抗疫”,如今的美国成为世界上确诊病例最多、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疫情暴发之初各方专家学者所做的预测中,最坏的情形都已在美国发生。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感叹,“无论如何衡量,美国都是做得最糟糕的国家之一。”
  究其根源,美当局以政治利益凌驾于科学之上,无视美国民众生命和健康,“花式抗疫”一错再错。几个月来,美政客一边对外“甩锅”推责,一边打压专业人士的意见建议,严重误导了美国民众。
  事实证明,以对外推责转移民众视线无助于抗疫,但美国部分政客“甩锅”不断,疫情越严重,指责他国的声音就越大,把新冠病毒变成政治病毒。已在世界各地被证明最有效、最简单的抗疫手段就是居家隔离和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但美政客在疫情蔓延期间举办大选集会,将戴口罩高度政治化,让美国的疫情防控形势雪上加霜。专家们警告,就现在的疫情发展趋势而言,到11月1日将有2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
  公开信最核心的呼吁是,不要不顾民众生命重启经济。尽管专家们苦口婆心,但在这个以“民主”自诩的国家,政客们却听不进专家的意见,甚至打压任何有悖于他们意志的人。作为白宫防疫顾问的安东尼·福奇因在抗疫过程中敢于直言而赢得公众尊重,但却冒犯了当政者,持续遭到人身威胁和骚扰。“我、我的家人……我的女儿、我的妻子都受到了严重威胁。我是说,这真的还是美利坚合众国吗?”这是福奇无奈的话语。
反智主义为何肆意滋长?
  近日,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表示,即使新冠疫苗研发出来,也会有1/3的人不愿意打疫苗,他们反科学、反权威、反疫苗。疫情下,这种反智主义在全球盛行,很多人认为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合成,目的是作为生物武器;部分英国民众曾怀疑5G技术可以传导新冠病毒,由此烧毁了数座信号塔。人世间的罪恶几乎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
  微信公众号“知识分子”发表三舍的文章说,来美国10余年,文化上大大小小的冲撞早已见怪不怪,但这次疫情中冒出的种种反智主义,实在是匪夷所思。
  塔拉·韦斯托弗的自传体小说《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书里提到塔拉的家人信奉摩门教,认为西药为上帝所憎恨。哪怕看到孕妇生产大出血,全身烧伤,抑或生命已经危在旦夕,依旧信仰上帝有治愈之神力,忠诚的教徒应当虔诚地把伤病交由上帝。如果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也是因为“上帝召唤他们回家,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偏激的宗教信仰、民主体制以及人性,是反智主义的主要根源。根深蒂固的宗教理念不能接受物种进化对上帝造人观念的威胁,也不能接受医学和其他科学对上帝权威赤裸裸的挑战。
  世界各地的反智主义往往伴随着阴谋论。在他们的视角里,科学精英阶层不是寻求真理,而是借助知识这个武器,出于政治目的兜售伪科学来攻击对立政党,或者戴着学术帽谋取一己私利。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斯塔特在1962年发表的《美国生活中的反智主义》里提到,反智主义眼里的知识分子不但都很做作、自负、势利眼,而且十有八九缺德、危险,并有破坏性。这种信任危机表象的背后,是分工越来越细,行业隔离越来越远与人类自我保护本能越来越撕裂的大背景。从农业革命到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工业革命,以及即将到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每次都会涌现出一批新的专家。这些专家发明了神秘而功能强大的机器,绝大多数使用者无法了解其原理。这种难以应付的复杂性和快速的社会变革让外行人感到无助甚至愤怒。既然无法摆脱这种困境,把问题归责于专家,无疑是一针上好的心理安慰剂。
  诚然,非要捍卫每一个专家的动机、道德观,以及观点的绝对正确性,势必会失败。没有任何一个社会群体能接受得住这种挑战。阴谋论者的精明之处就在于避而不谈专家群体的道德和专业水平的平均值,而是利用互联网这个最好的传播平台,大力渲染小概率的离群值,完美地演绎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脚本。
没有谁能叫醒装睡的人
  互联网不但承载即时传播的功用,也造成一种强烈的错觉:外行似乎能用百度搜索快速进修成为“专家”。专家和外行、老师和学生,知识和信息的界线在百度、谷歌、知乎盘踞的世界里日渐模糊。有了互联网这个完美的工具,哪怕只是中学文化,只需几分钟的搜索复制粘贴,加上精湛的文字套路,便可以对一本没完整看过的书、一部一扫而过的电影,发表气势磅礴的长篇大论。反刍一下前人的智慧,会带给外行人一种业内错觉。
  如今恰好又是一个全民娱乐的时代。相比专家坚守枯燥严苛的逻辑和准确性,天马行空的阴谋论、民间的八卦传说,其庞大的戏剧张力借助大数据读者口味调查的指导,在互联网的世界里野蛮生长。“劣币驱逐良币”法则把枯燥严谨的学问压迫到搜索的底层,东拼西凑半真半假的信息却是10万+的宠儿。
  当然,业内专家们也需要自省,应该努力寻找和外行恰到好处的沟通方式,成为故事讲述者,而非高高在上令人生厌的教导主任。多一些《自私的基因》和《众病之王:癌症传》这种有趣而高端的科普书籍,兴许可以把尚存理性的反智主义拉回到客观科学的阵营,至于那些对事实视而不见的极端分子和政客,我们只能悲观地认为:多说无益,没有人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