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趵突 2020.04.21 星期二

相拥在樱花怒放的春天



  

□张 柯
  2020年4月8日,武汉城解封了。
  早上打开手机,最想看到的视频出现了:厦航MF8095客机降落武汉天河机场,大型消防车喷射出巨大的水柱,喜迎封城76天之后首抵武汉的航班。而此时的我,更愿意把这水柱看作是奔涌的喜泪——武汉有理由流出喜泪,湖北有理由流出喜泪,中国有理由流出喜泪。
  回到当初。
  好像完全没有经验,疫情初降之时,武汉百步亭社区四万人的万家宴援例举行,湖北省、武汉市两会照常召开。最初从微信上看到,有的武汉医生开始身着隔离服了,我一度怀疑照片的真伪:看个病用得着这么夸张吗?不会是谣言吧?人们有理由提防谣言,谣言添乱的事情发生过不少。在浓了千年的年味里,李文亮医生的哨音被吞没了。
  人们终于发现,疫情不是谣言,而是比谣言凶猛百倍的妖魔。仿佛一夜之间,医院排起长龙,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罹患其他疾病的患者,因为发热,麇集在挂号处、治疗室里,筛查速度极慢,病毒传播又极快,没事的也有事了。让病人回家隔离,不啻于让病毒搬家,可一时拿不出更好的法子。疫情来势凶猛,病毒杀人如麻。在疫情早期的艰难时刻,共有3000多名医护人员感染、60余名医护人员倒下,他们有的是感染病毒后不治身亡,有的因为得不到起码的休息过劳而死。
  疫情就像黑色蝙蝠扇动起的弥天妖氛,厚厚地笼罩在江城上空。
  共和国历史上,一座城市艰于呼吸的日子拉开大幕。
  毕竟是英雄的城市,毕竟是英雄的国家。党中央一声令下,东西南北中,全国一盘棋;八方援武汉,举国一条心。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积攒的家底,改革开放四十多年锻造出的综合国力,大国力量在危难中爆发了。
  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犹如现场版的人间大片。
  不,就是人间大片,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就是片场,14亿中国人在实景演出。看看吧,在最短的时间里,全国346支医疗队、4.26万名医护人员逆行武汉,逆行湖北。看看吧,建筑史被一再改写:以收治重症患者为主、拥有1000张床位的火神山医院,10天建成。接下来,拥有1600张床位的雷神山医院,10天建成。再后来,13家方舱医院落成,七十多家医院改造完成。如此动员力量,如此建设速度,遍观世界,唯有中国。
  中国稳住了阵脚。
  没有人能料到,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如野火,最终燃遍全球。
  意大利有了,西班牙有了,纽约成震中了,英国首相进ICU了,美国总统做核酸检查了。新冠肺炎疫情是人类的公敌,人类抱团才有前途。轻忽与傲慢,最终吃亏;责难与甩锅,不会占到便宜。谁也别打赌谁能笑到最后。
  早笑,晚笑,都算不得有良心。
  熬过最艰难的日子,中国一跃而成为全球最安全的地方。
  回到片场。
  完全是战场送别的场景,妻子告别丈夫,丈夫挥别妻子,谁也不知道彼此能否再见。情人隔着玻璃吻别,彼此坚信爱意能穿透玻璃的坚硬,化为共克时艰的力量。在四川广元,妻子赵英明驰援武汉,丈夫蒋皓峻追向汽车,隔着车玻璃向妻子哭喊:“赵英明,你平安回来,老子包一年的家务。”齐鲁医院护士张静静没有这份幸运,丈夫韩文涛远在万里之外的塞拉利昂,正在那里执行援非任务。报名援鄂后,张静静将5岁的孩子送到父母家,直到出征才告知韩文涛。
  火线上出现的一个文学细节不知感动了多少人。
  事发绍兴,一对医护夫妇偶遇在隔离病房走廊上,他们谁也没有认出对方,彼此熟悉的眼神和声音,最终打破了三重隔离服,一对蒙面夫妻相拥在了一起。
  大义面前,血总是热的。
  抢救危重新冠肺炎患者,最危险的工作莫过于给患者插管,因为插管过程中气道开放,正压下呼吸道可能有数以亿计的病毒随着气溶胶喷溅而出,直冲操作者面部,导致操作房间内充满飞沫,增加感染风险。武汉协和医院有个陈向东插管团队,队员一共10个人,担负着协和医院西院17个危重病房所有危重患者的插管任务。回忆当初,他说:“刚到达医院的时候,需要插管的危重症患者太多了,往往这边还没做完,那边就在预约,我们10个人完全不够。”
  对医护人员插管的极大危险,美国麻醉师德伯格葛雷夫表述得更为惊心:“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
  这就是人们称插管团队为插管敢死队的缘由。我无法统计出武汉医院里有多少支插管敢死队,又有多少病患接受了插管治疗。在此我想冒昧建议:将来论功评奖,那些在“核反应堆旁边”与死神拔河的插管队伍,都能被评为抗“疫”英雄团队。
  大义面前,血总是热的。
  2020年的春天来了,带着泪来了,带着血来了,带着自豪与自信来了。有了勇敢者的逆行,有了无畏者的不惧牺牲,今年武汉的樱花怒放成汪洋的花海,汇成血染的风采。据不完全统计,在抗“疫”战场上,全国各地先后有377人因公殉职。4月3日,湖北公布了包括李文亮在内的首批14名抗“疫”烈士,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是40后王兵,年龄最小的是90后彭银华。
  共和国不会忘记慷慨赴死的英雄。
  春天到了,悲剧没有停下脚步。
  张静静援鄂凯旋,在济南结束了14天隔离,准备回家的当天,突发心脏骤停,一个美丽的生命凋谢在春天里。作为山东首批援鄂医疗队员,张静静用大爱守护生命,被患者誉为“暗夜里的一束光”,她的生命如樱花一样璀璨,又如樱花一样短暂,永远是人们学习的榜样。
  春天到了,催人泪下的故事不会迟到。
  此刻,人们多么牵挂万里之外的韩文涛,期盼他能早日回到祖国,可是塞拉利昂已进入紧急状态,航班停飞,边境封锁,返回山东、返回济南,堪比登天。以国家的名义接送韩文涛回国,是万众的心愿,是国家的意志。据报道,“经多方协调”,韩文涛将于4月11日,从塞拉利昂转道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再从那里返回中国。
  “多方协调”,四字背后,几多努力?四字背后,几多博弈?我无从知道,我只有调动我的全部想象力去知道了。“五星红旗,我为你骄傲,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写到这里,熟悉的音符从脑海中一跃而出,伴随音符的是两道喜泪。
  逝者已去,人死不能复生。不过,有句心里话还是想说出来。疫情发生之初,江城战事紧,将士出征急,医护人员从报名到出征,时间短之又短,假如时间允许,在选择医疗队员的时候,如能考虑一下报名者的家庭情况才好。过去,战场上出现危急时刻,智慧的首长往往将家庭兄弟多的战士放在最危险的位置上。这种火线上传达出来的温情,放射出了人性之光,它能穿透时光的隧道,投射在后人的心灵上,使他们抱着一团温暖勇毅前行。
  不错,我们有一万个理由歌颂春天,却没有一丝理由忘记冬天,忘记冬天,就会永远长不大。历史反复教给我们,歌颂春天,不可歌颂得太腻;而对冬天,不可反思得过少。忘记冬天,就会在一个地方反复长出冻疮。
  大疫之后,需要总结的经验、需要吸取的教训,自然很多。怎样加速提升全民族科学文化素质,如何学会与大自然和谐相处,都是重要的课题。比如,长期以来,国人对舌尖上的味道,似乎过于讲究,而对舌尖上的文明,偏偏在乎得不够,对舌尖陋习的革除,更是没有下足力气。不知有多少同胞,双脚早已迈入小康,甚至跨入中等收入人群之列,可生活观念还停留在贫困线之下。这种精神上的贫困,同样亟需大力“帮扶”。
  在不少地方,滥食野生动物的恶俗相沿成习,积淀成一种自炫不息的饮食文化,“底蕴”之深,好似沉疴老病,不知换过多少帖方子,还是久治不愈。疫情发生后短短一个多月,全国公安机关侦办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的刑事案件948起,收缴野生动物9.2万头(只)、野生动物制品5300余公斤。看看这些数字就会知道,距离现代文明,古老的民族还有多少路要走。
  武汉解封,不意味着危险解除,中国不能轻言胜利。
  中国医科院院长、院士王辰近日接受采访时发出提醒,我感觉他的话颇有钟南山与李兰娟两位院士之风,他说:“通过这次大疫,我们民族必须增长的智慧,就是对医学科技的高度重视。目前我国的抗‘疫’战,主要打的是社会组织的仗,而非科技仗。我们应该少一些说漂亮话的人,多一些目光冷静、头脑清醒、行动稳健迅捷的科学家。我国目前疫情防控效果明显,但对新冠病毒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对其传播规律也缺乏想象力,所以还不是歇口气的时候,还要对疫情是否反复保持足够警惕。”
  驱散疫情的妖雾,万千患者得以拯救,太阳冉冉升起,人们相拥在樱花怒放的春天,中国的明天一定会更好,我坚信。
  2020年4月8日之夜
  (作者系济南市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这是作者为济南出版社即将出版的济南战“疫”文学作品选《2020·文学视界里的春天》一书所写的序言。)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