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乐活 2020.01.14 星期二

万紫巷商场:老商埠的“菜篮子”

  

□耿仝
  万紫巷,位于纬四路和纬五路之间、经二路以北,分为万紫巷东街和万紫巷西街,两街交会处便是万紫巷商场。济南商埠,华洋杂处,但不论是中国人还是洋人,都是要吃饭的。吃饭就要买粮、买菜、买水果、买油盐酱醋,过去但凡买吃的,那就要去万紫巷。
  济南开埠前,距府城五里有个村子,名叫五里沟。五里沟的东面是一片坟场,旁边是一大片洼地,雨季积水形成了水塘。在这个大水湾旁边,是一个存在已久的集市,每逢集日,周围村镇的乡民都来此交易农副产品。随着商埠的开辟、胶济铁路的通车,商埠沿火车线一带成了火热的建筑工地,大批工匠及商人每日生活所需成了问题,这就给五里沟带来了商机。每隔五日才有的集市,逐渐变成每日上午都营业的市场。每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乡民们推着小推车、担着菜担子来到水湾边,买家也是早早地来,买了菜回去好开工干活。中午还没到,集市上的人就差不多都散了。
  这种情况到了宣统二年(1910年)就有所改变了,因为,德国人看上了这个菜市场。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将撬动整个地球。”德国人说:“修一条铁路,我将获得整个山东。”1898年,德国强迫清政府订立《胶澳租借条约》,强租胶州湾,第二年便着手修建胶济铁路,直到1904年胶济铁路建成通车,靠一条铁路谋得了整个山东省的利益。老谋深算的德国人认识到,掌握菜篮子、面袋子,在一定程度上对掌控济南商埠是有益处的,并可以保证胶济线场站的后勤供应。于是,德国人在
  要求划出领事馆驻地外,又向清政府加了一条要求:开设洋人专用的市场。开领事馆需要讨论,开菜市场嘛,对清政府来说那不叫事。顺理成章的,山东巡抚指令济南商埠局将这个市场的管理权交给了德国人,辟为外国人专用的商场。德国人在市场内建起了一座德国式的四面亭,作为外国人副食买卖的专用场所,这里是济南最早的洋人贸易场所。亭子之外,仍是中国乡民自由买卖的市场。因为四面亭是固定的交易场所,营业时间就延长到了傍晚。
  随着商埠建设的日新月异,水湾被填平,周围建起了民居和商铺,形成了一个以四面亭为中心的巷子。这个巷子一开始被居民称为“湾子巷”,后来因为四面亭的平面是呈“卍”字形的,所以厘定街道地名的时候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卍字巷”,后来写作“万字巷”“万紫巷”。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17年,北洋政府发布《大总统布告》,正式对德、奥宣战。一年后,德国战败,德国政府在济南的财产被没收,济南商埠总局顺利接管了万紫巷市场。在商埠管理当局接手万紫巷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税!除对四面亭内部重新划分外,又核算了商场内的菜摊及摊位的占地面积,对商场内85户散租菜摊和门前设摊的34户菜商,按每平方米4角5分收租,整个菜市场每月收租约为220元。随着市场的繁荣,商场内又增建了其他建筑,工商业和小商小贩也相继进入经营。《济南大观》中就列举了当时重要的菜市:“一在商埠万字巷,一在纬一路新市场,一在城内刷律巷。陈列鸡鱼鸭肉、海味蔬菜,每晨购者拥挤。”围绕着万紫巷,形成了居民聚集地,它附近有平心里、思豫里、集贤里等里弄。
  1937年济南沦陷后,日本人趁机侵占了万紫巷商场。他们将德国人修建的四面亭改建为四排平房,容纳了更多的商户。这一时期的万紫巷商场,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副食品市场了。日本战败后,万紫巷商场疏于管理,恶霸横行。有菜霸长期盘踞在市场内,不但强行向商户收保护费,还操控市场菜价,从中牟利。
  1948年秋,济南解放,万紫巷迎来了新生。人民政府惩治了恶霸,对万紫巷环境大加整顿,使万紫巷商场重现生机。经过几十年的经营和建设,万紫巷商场变得万紫千红起来,这里曾是济南最大的综合农贸市场。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万紫巷是济南人购买蔬菜以及副食品的首选之地,买家总能在这里找到最合适的商品。周末,尤其是春节前,整个商场内熙熙攘攘,牛羊猪肉、山珍海货、各种罐头、豆制品、油盐酱醋一应俱全。上世纪50年代,万紫巷商场专卖一种荣成石岛产的蠓子虾砖,称为“济源号虾糕”。虾砖比豆腐干大些,包装的红纸上用木戳印着“蜢子虾砖”四字。虾砖味道较虾酱浓郁,买回来掰下一块用水一泡就能用,炖出来的菜味道鲜美,故风靡一时。万紫巷西街上有济南冷食糖果一厂,夏天制作冰糕,冬天则制作糖果。一到夏天,整条街上都能看到批发冰棍的商贩。万紫巷东街上有一家煤店,供应着万紫巷一带的生活用煤,每到冬季,煤球机日夜不停,送煤的、拉煤的地排车络绎不绝。
  作为济南曾经最大的农贸副食品市场,万紫巷与济南饮食行业中的老字号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如当时济南非常有名的汇泉楼饭庄,其所需的海产品、干货、肉类、禽蛋、粮油必须是出自万紫巷一带的商号。万紫巷不仅有优良的烹饪原料,还有名吃烤鸭子。济南制作烤鸭的历史非常长,在明末就出现了专门经营烤鸭的商铺。清朝嘉庆年间,一对薛姓兄弟在县东巷开设了文和楼和德和楼,专门制作烤鸭。清道光年间,德和楼搬到了万紫巷。德和楼制作的烤鸭,色泽红艳,肉质细嫩,味道醇厚,肥而不腻。除了烤鸭,万紫巷还与济南名吃把子肉有过交集。光绪年间,有位叫赵殿龙的年轻人在万紫巷一带摆摊,专卖大米干饭把子肉和大肉丸子,这个饭摊后来搬到了南岗子的新市场,这就是济南鼎鼎有名的“赵家干饭铺”。据传说,万紫巷过去还有一家正泰恒饭馆,经营的也是大米干饭把子肉。正泰恒饭馆的前身是位于纬十二路的正泰恒饭铺,民国时期迁来万紫巷一带,济南解放后成立了正泰恒合记,迁去了经二路。
  民国时期,这个繁荣的菜市场还出过一件大事情。1911年,就在万紫巷生意红红火火之时,山东末代巡抚孙宝琦宣布山东独立。11天后,同样是孙宝琦,又突然宣布取消独立,吴炳湘等人派兵镇压革命党人。12月10日晨,济南巡防队长聂宪藩率领军警搜查经二路西头路南的宜春轩照相馆和万紫巷的万顺恒洋货铺,逮捕了革命党刘溥霖、杜瑨等14人,在万紫巷当场用枪托砸死万顺恒洋货铺的东家蓝盛九,并抢劫了这两家店铺的财物,这一事件被称作“宜春轩惨案”。对于此事,孙宝琦曾致函电袁世凯,表达了他对革命党人强烈报复的担心:“聂道因巡防队缉捕党人,抢掠一空,在营复私刑拷讯,与缉匪同,并大干物议,虑有暴动。”事发后,济南商、学等各界提出质询,当局被迫于12月12日公开审理,聂宪藩被迫辞职。
  旧社会,万紫巷不仅有“革命党人”的惨死,还有封建把头在诈骗钱财。旧社会,民间有名目繁多的借贷组织,如摇会、标会、认会等多种,通称为“合会”。一般是以发起人为会首,与会者为会脚,商定交钱多少和用钱次序,此类组织多为互助性质,但也有的组织为少数会首把持利用。1924年前后,商埠一带多有会首划分地盘,各吃一方。万紫巷、胶济铁路车站、天桥、馆驿街、小纬六路等地各有会首把持,一方面利用合会汇集资金,一方面又高息放贷。万紫巷的会首把头,利用标会骗取钱财,先是许以优厚利息,骗到钱财后即席卷而逃,工人、店员、学徒和女佣受害最多。其他帮会首领群起效尤,蔓延全市,时人称之为“会王之祸”。
  万紫巷的“热闹”还遗留到了现在。2017年5月,万紫巷附近施工过程中,挖出40枚炮弹。有人猜测是济南解放战役期间所遗留,有人猜测是日本人败退时期所遗留,众说纷纭。张宗昌督鲁期间,曾在商场的东南部建了一处军械仓库,名为“济南兵工厂办事处军械分库”。日伪时期,拆除了军械仓库,建起了一座名为“心平菜市”的农贸市场,这些炮弹大致就是这处军械仓库的遗存。一处繁荣的商场,在一堆炮弹上经营了70余年而平安无事,似有神助。
  时光荏苒,100多年过去了。如今的万紫商场已失去了原有功能,但它仍以自己的存在,守护着商埠曾经的辉煌。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