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趵突 2019.11.19 星期二

老街·岁念



  

□孟迎霞
  结缘老街,缘起一场历时三年的陪读。
  从秋到冬,从春到夏,三年寒暑,岁月更替,租住在老城区,每每漫步老街,心中总是别有一番滋味,细细品读,喟叹不已。

  高一那年,儿子还没有晚自习,他喜欢放学后到位于经三路中山公园旁的老图书馆自习。于是,每晚饭后,我便下楼,伴着秋风习习,顺着小纬六路,慢慢走着去图书馆接他,只为路上那短短的相聚时间交流一番。往往还未走到经四路路口,就会在远远的地方看到基督教堂那两个典型的巴洛克建筑塔尖。走过去,红砖墙的建筑在窄窄的经四路格外显眼。
  转过头,便是与教堂遥相呼应的济南商埠文化博物馆和蔡公时纪念馆。1928年,在震惊中外的“五三惨案”中,中国外交史上第一人蔡公时先生在此殉难而被铭记和传颂。我总是喜欢用镜头捕捉它墙上那些突起的石块,这些石块棱角分明,在近百年风雨的浸泡中,它们几乎未被磨损,而是和这座建于20世纪、青石灰色的日耳曼式建筑一样,巍然挺立。
  纪念馆门口有个小小的广场,真的是有广场的地方就有广场舞,不论大小。有时,就四五个人,一个小小录音机,就是一段动感韵律的舞蹈。这座见证了血雨腥风、沧海桑田、时光流逝之后的老建筑,仿佛在这一刻回归平静。
  就这样,在陪伴儿子在图书馆的来回中,在等待他上学放学的间隙中,徜徉老街,看老建筑、老房子,品味老商埠的前世今生成了我那时候的快乐消遣。

  有一天周末,小雨。儿子那天计划在图书馆待到下午6点。我早早出了门,擎一把雨伞,想着在雨天,好好看一看老街。
  从中山公园的旧书市场穿过去,就来到了经三路。窄窄的路面,双向行车,不时还有身穿雨衣的电瓶车、自行车经过,留出的人行道,更是窄窄的,在上边行走,身子几乎贴近了右边的建筑物。深秋的树,在细雨下更显悲壮,脚下踩着枯黄落叶,行走在老街别有一番景韵。
  我身边,就是那些老商埠时期保留下来的老房子们。灰色的,或者淡淡咖啡色的外墙;两层的,或是三层的。有些已经很破旧了,破旧到上面被钉上了牌子——“危房,请注意安全”;有些一楼门头房里还在售卖着百货、饮品、童装、食物甚至鲜花,二楼确也住着人家。新旧交替,好像变化的只是岁月,一切都那么自然。拐进图书馆院内,等待儿子出来,突然看到一座非常好看的三层小洋楼,在这个细雨阴沉的夜晚,有一种洗尽铅华之后的静穆素朴之美,忍不住细细观赏。这座历经岁月洗涤的老建筑被紧紧包裹在沿街的商铺和图书馆院墙中,在街上根本发现不了。悠悠古屋,岁月沧桑,人去楼空。风雨侵蚀的外墙经留斑驳的痕迹,老旧的门窗在风雨中微微作响。在老屋侧面,两扇窗户被漆成亮丽的宝蓝色,仿佛诉说着曾经住户新老交替中的变换。曾经到底是谁的住家?几经问询不得而知。而在图书馆出出进进的人们,都是匆匆忙忙,低头行走,谁也不会注意到它。就连儿子也说,它好像突然长出来似的。

  冬日的济南,早已被老舍先生在入木三分的描述中声名在外。“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一直期盼在雪后好好看看老街巷,无奈济南的冬雪太少太少,偶尔下一次,又太小太小,还未来得及看仔细,便钻入了地下。
  今年初的两场雪是在开春以后下的。下大雪的那天,我和儿子去万达看了电影《飞驰人生》。打不上车,于是他拉着我的手,放进他的口袋里。从经四路走到大观园,再走到经六路,顺着家的方向。一路上,行走在老街,看雪花飞舞,看路边被打湿的老屋屋檐渐渐蒙上一层白色。谈电影,谈生活,谈即将迎来的高考。是的,这一年,儿子就要走到学业中一个最重要的关口,他既紧张,又有所期待。在路上,我们路过了他的小学,那里也有一个老建筑,墙上的铭牌上记录着它的名称:德孚洋行旧址。在这座两层洋楼的半圆形像堡垒一样的门口,曾经,我和众多家长一样,伸长脖子,等着放学的孩子出来,也总能在一群学生堆里一眼发现自己的孩子。如今,他已经是身高一米九,用他的大手开始温暖我的小青年了。

  离高考倒计时60天左右时,陪儿子在已有近百年历史的皇宫照相馆照了毕业证件照,一家人一起又来到附近的融汇老商埠吃饭。很喜欢这个离家不远的综合体,儿子高中三年,只要有时间,一家人就会特意来到这里,让紧张学习中的人儿放松一下。我喜欢的是有着浓浓咖啡香味的咖啡厅,品一杯拿铁,看几页书,享受着紧张工作、生活中难得的清闲时光。而儿子关注的是那个能吃西餐或肉串的餐馆,喜欢到某个小店铺买杯心仪多冰的饮料,抑或是去地下健身房的一处场所看看有没有人在玩狼人杀。
  融汇老商埠这个建筑群,本着传承商埠文化而建,这里既保留了张采丞故居、宝隆洋行等百年建筑,也有复建的楼房,建筑高低错落,风格各有不同。每栋楼都是以老商埠时期实际存在的建筑命名,依稀可见那个时代的风韵,如今又复兴了昔日繁华,从而使百年商埠区的文化可瞻仰、可体验、可传承。就如同一代又一代的人,时光流转,岁月蹉跎,既背负着责任,又承接着希望。
  从春天漫步到仲夏,从经一路至经六路,从纬一路至纬十二路,来来回回,徜徉在纵横交错的经纬线上。原德华银行,原丰大银行,老字号宏济堂、瑞蚨祥……老房子们尽收眼底,儿子也终于迎来了高考。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