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趵突 2019.11.19 星期二

老石屋

  

□尹燕忠
  我家房共5间,有三间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建成的。房子是大队石匠组建的,砸地基上材料上梁上檩都管三顿饭,弄八至十个菜,得叫他们喝酒。酒是瓜干酒,那时生活难,石匠轻易捞不到机会,有这机会就大吃海喝,有醉了的有哭的有笑的,主家不敢吱声。掌线的急得跳高。房不等上顶,刚卖一年养成的大肥猪卖了三百多元钱,想留点过年都不行,那年月真苦得让人掉泪。
  俺弟兄仨先后结婚,我和老二就上大爷房上住,我住北屋,老二住东屋,老三住西院二间房。
  我结婚是1979年,庄乡都来贺喜。有儿子亮是1980年阴历9月23日,都来喝喜酒,后来就分了家,住不下了又不清净。
  公社经管站王长录站长来俺庄在大门碰到我说,燕忠,你盖房要地基吧,写个申请就行。
  我听了很高兴,就写了申请书交大队里,大队说可以,我就趁热请了庆珠四哥书记和主任燕平哥。
  我给燕平哥说,二哥怎么还没批呀,再一天我请您班子喝一场。
  二哥说,兄弟,你这一说比扇我一巴掌还厉害哩!
  后就在北园郑家园屋给划地,共3分多点地,上边净有6个猪圈,还有9个粪沤坑,不少费劲,但终于有了盖房的窝。
  我得感谢王长录、宋庆珠、尹燕平老兄,还得感谢张永明、李建顺、汤学荣叔们,他们各借给我100元,后来又在宋庆荣五哥那里贷款300元,付了房费买了砖和梁檩。
  1985年我当上了栾湾区委代理秘书,包给姥娘们的石工砌垒,我抽空干点,区里也忙,我推土,区委书记吴承玺大哥给我拉车子,让我感动,使我在区里使劲更拉套。
  那年全县开农村会,栾湾区发言 15个,吴书记脸上有光。
  盖屋不易,我和召云从坑里抬大石运土垫坑,先后忙了两年才弄好。这使我想起作家高晓声写的《陈奂生上城》和《李顺大造屋》的事来,农民不易,令人涕泪。
  我搬进县城九年了,回来还住这个屋,这个村要全迁了,我拍了照片。
  老屋,三十多年的老屋,大爷家的百年老屋,我永远记住你,那里孕育了我的生命,繁衍了子孙后代。
  呵,永远的故里小屋,生命之屋。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