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益之城 2019.11.19 星期二

30名特殊儿童的“妈妈”

——记济南市钢城区福星语儿童成长园园长朱家迎



  

朱家迎(中)与孩子们一起亲近自然。朱家迎(左)与孩子们在一起。
  她,是30名特殊儿童的“妈妈”;她,像一棵大树一样庇护着这些儿童成长;她,十几年初心不改,希冀能改变或拯救这些儿童的一生。她就是济南市钢城区福星语儿童成长园园长、“爱心妈妈”朱家迎。
  与普通幼儿园有所不同,福星语儿童成长园是一所特殊关爱园,在这里接受教育的都是周边村镇患有自闭症等疾病的特殊儿童。因为有了朱家迎,这里处处是温暖的呵护关怀。
心怀大爱 她让残障儿童有了成长园
  福星语儿童成长园位于棋山脚下一个安静的角落,从外观上看,普普通通,但走到跟前,却发现这是一座有着徽派装饰风格的院落。古式的大门,黑砖、黑瓦的外墙,让成长园显得稳重而静谧。从大门进入,孩子们的嬉闹声传入耳中。
  此时,园长朱家迎正在和孩子一起开心地玩耍着。朱家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许多人曾猜测过。有人说她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大妈,有人说她是个不苟言笑的端庄女性。当走到她跟前,我们才发现都错了。朱家迎今年只有39岁,身材高挑,扎着利落马尾,打扮时尚,老远就能听到她爽朗的笑声。
  熟悉朱家迎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极富爱心的人,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成长园。朱家迎说,她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一名幼儿园老师,陪着孩子们成长、玩耍。从学校毕业后,她慢慢实现了这个目标,还拥有了自己的幼儿园。在这里,朱家迎用满腔的爱温暖着每一个孩子,看着孩子们天真可爱的笑脸,朱家迎觉得那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件事。
  随着办学质量的不断提升,朱家迎的幼儿园在周边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很多家长慕名将孩子送到这里接受教育。正当一切发展得顺风顺水,一位家长的到访改变了她人生的轨迹。“那是2004年,我刚创办自己的幼儿园不久,一位家长怯生生地找到我,问能不能接收特殊儿童。当时,我蒙了,什么特殊儿童?后来一问才知道,他的孩子患有自闭症,许多幼儿园不愿意接收。这次,他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的。”朱家迎回忆道,“当时,我想到孩子没有学上确实太可惜了,就决定收下这个孩子。一开始,我也没把握能教育这个孩子,为了了解他,我就慢慢地试着接近这个孩子,时间长了以后,才发现自闭症儿童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难接触。他们有自己的世界,不过常人不了解而已。”
  后来,朱家迎注意到社会上有很多类似情况的儿童,家长都苦于没有学校上。看到这种情况,朱家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成立一家残障儿童康复学校。“当时,民办幼儿园还不多,竞争不像现在这么激烈,我的幼儿园已经走上了正轨,开始有较大的盈利了,别人都劝我放弃这个想法,但我一直没动摇,于是就有了这家成长园。”倾尽全力 她只是为了孩子能够快乐
  这些年,不止一个人问朱家迎,作为一个弱女子,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对此,朱家迎总是说没觉得辛苦,没觉得累,这些年很享受。这些年,她是一路欢笑着过来的,而不是熬过来的。
  回顾这些年,朱家迎有自己的理解。她说,特殊儿童是不幸的,从出生之时起,就注定了与别人的不同。他们的命运有太多坎坷,遭受着许多人异样的眼光。在常人的眼中,他们的世界显得那么另类。渐渐地,他们远离了常人的生活。当别人玩耍、上学之时,他们只能在一边眼巴巴地张望……还有许多人害怕与这些孩子在一起,生怕他们伤害到自己。如果这样想,只能说他们不了解这些孩子的内心。如果心中有爱,靠近他们,你就会感到这些孩子内心的纯净与无瑕。
  “现在,我这里的孩子有肢体残疾的,有患自闭症的,有患唐氏综合征的。乍一看,好像挺难沟通,但时间一长就好了。每个孩子都挺好,他们懂我们说的话,不过有的不会说或说不出来而已。见到客人到来,他们也会很有礼貌,会给客人们表演节目。在我眼里,他们就是正常的孩子。”
  “朱妈妈,咱们什么时候去大棚里为菜菜浇水啊?”在教室,一位在手术中遭受脑神经损伤的孩子,一手拉着朱家迎,一边摇晃着。他说的给菜菜浇水是朱家迎针对这些特殊患儿,采用的一种农疗法。这种治疗方法,让孩子们在亲近大自然的同时,让他们的内心得到放松,对于缓解大多数患儿表现出的焦躁比较有效。
无怨无悔 她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
  朱家迎与这些孩子没有血缘关系,但与孩子们的感情一点也不比亲生孩子少。自从当上这群孩子的“妈妈”,朱家迎作为女性的许多爱好都消失了,街不逛了、饭店不进了、同学聚会也不参加了……几年来,她将所有精力都放到了成长园这边。
  这些年,朱家迎晚上没睡过一个囫囵觉,特别是一到刮风下雨天就更睡不着,生怕孩子们晚上睡不好。即使在打电话确认孩子们一切安好后,她也不放心。“这些孩子的内心里有恐惧,也会像其他孩子一样需要安慰。所以一到那时,我心里都挂念着他们。”朱家迎说。有一次,一个孩子突然发高烧,怎么哄也哄不好。半夜里,朱家迎赶了过来。孩子见到朱家迎后,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不停地摇晃,疼得朱家迎眼泪直流。但朱家迎没有发脾气,忍着疼痛冲孩子笑。后来,孩子精神放松下来后,朱家迎一把将孩子搂到怀里,给他讲故事、唱歌,最后哄着吃上了药。当孩子睡着时,已是凌晨4点了。
  “如果非要说辛苦、累的话,只能说是钱方面的困难。”目前,朱家迎的幼儿园共有特殊儿童30名。这些孩子基本常年在这里生活,只在每个月结束的时候回家一趟。为照顾他们,朱家迎聘请了12位教职工,分别负责他们的课堂教学、生活服务等。“成长园名义上收费,但也是象征性的。一个孩子每个月交四五百块钱,这些我全都用到孩子身上了,仅仅够孩子的生活费。老师、护工的费用,全是我贴的。”朱家迎说。钱从哪里来?“我除了这个成长园,还有一家耐火材料厂。效益还可以,每个月都会过去拿钱贴到这里。现在,很多人和我开玩笑,说我没事从来不到厂子里去,只有拿钱时才去。”朱家迎说。
  “我将这些孩子看成自己的孩子,他们也把我当作妈妈。最早进园的孩子有的已20多岁了,逢年过节会到家里去看我,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候,我精神上无比满足。”朱家迎说。
  “妈妈”这个词是多么温暖的字眼。没人安排,没人指点,这个温暖的称呼就这么自然而然地从孩子们的嘴里叫了出来。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朱家迎一把抱住身边的孩子们热泪盈眶,但这也让她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本报记者 高明)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