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融媒·见证 2019.06.12 星期三

请学会认错的正确姿势



  

黎青 作
□郝 倩
  昨天我们谈了政务网站之间的“打黑险恶”,其实类似的文书错误不少,光是这两天,就有《“上海了夫妻感情”?九江一法院作出的民事调解书现多处错误》,《法院鉴定出错致错养儿子23年 错养孩子的母亲:情愿不知道这个秘密》,以及《国家社科基金成果错漏几千处?负责人:引用文献错误》。
  一时间,感觉全世界都在出错。文字那么容易出错吗?
  是,挺容易的。有句话叫“人无完人”,其实,文书也没法做到一点儿都不错。即使是我们报纸,记者、编辑、校对一路严格校准过去,也只能要求差错率不得高于万分之三。
  现在很多单位对网络舆情都十分紧张,这届网友又那么“严格”,不想被骂该怎么办?显然不能指望昨天我们说的低关注度,而是要分析下舆论真正反感的是什么。
  舆论真的不能宽容错误吗?不是的,大家对那些新闻里的错漏感到愤怒,大多数都不是生气“文字会出错”这件事,而是生气这些错太低端、太密集。低端、密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只要稍微用心,就能看出来,就能纠正,然而,他们并没有。所以说,大家生气的是不用心。
  用了心,但是出了错,大家也不是非要吹毛求疵,不过,这里有个大前提,你要认错,且姿势正确。拿上面那个国家社科基金成果错漏几千处的新闻来说。“一通300多字的民国石刻……错误就多达五六十字”,密度当然令人生气。但大家愤怒的点更在于,事发后,作者那篇4000多字的说明,承认了实际情况和书中内容存在不符,却说这篇文字是从以前出版的《龙胜碑文集》抄来的,如果没有访到石刻,根据以前的文献录入“为各级评审专家认可,非课题组辨识的错”。用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于赓哲的话叫做,“承认本书是大规模抄作业,抄错了是因为被抄的做错了。”
  经费是给你抄作业的吗?舆论反感不用心的抄袭,更反感这种不认错的姿势。知错能改,为啥善莫大焉,因为改了才能回到正确轨道,不认错意味着以后的一错再错。
  要干事,不可能完全不犯错。这些年,我们在制度上设计为担当者担当,就是认清了这个道理。犯错不可怕,但不能犯不用心的错,不能一错再错地犯错。近期的这些新闻,就是要警示大家,学会认错的正确姿势。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