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2018.10.25 星期四

《济南日报》,伴我成长30年

  

□台应新
  我1975年参加工作,1984年被聘为《济南日报》通讯员。现在是“爱济南”市民记者团的成员之一。
  记得参加工作的第二年,我就被选调到济南商业储运公司宣传科任宣传干事。那时家庭里很少有电视机,年青人除了收听收音机和看电影外,娱乐活动少得可怜,所以年青人一旦找到工作,“八小时内拼命干,八小时外作贡献”也就成了积极奉献的口号。1976年至1982年,我写过几篇反映职工勤奋工作、义务加班的稿子,发在《济南日报》上,得到领导的一致好评。当时印刷发行的《济南日报》是小版面,每份4分钱。1982年年底我调入济南第一百货商店后,又向《济南日报》陆续投了一些稿件,不时也会有“豆腐块”般大的稿子见报。
  当时向济南日报社投稿,要发送给负责财贸口的编辑老师。我写一篇稿子,一般要写三遍才算成功。第一遍是草稿,可以随便找来一张纸,边写边改,边改边写;第二遍是用方格稿纸抄写,这种方格稿纸一般是一个横行下面20个方格,共15行,一张整好可以写满300字。那时投稿有规定,凡是稿件内容涉及单位里的职工和事件,都要将稿件先报到商店的宣传科审核,然后才能发往报社。稿件送到宣传科后,科长会把修改的内容写在方格纸的横行里,然后我拿回来立即工工整整地进行第三遍抄写。随后我就抓紧时间把写好的稿件装进信封、写好邮寄地址,再马不停蹄地赶到邮政局,买一张4分的邮票贴上,封好信封口,投进粗大的邮筒里,最后才满意地离开。一个月内,如果稿件能变成“铅字”见报了,激动的不只是我自己,商店宣传科的领导也会前来口头祝贺。
  我记得1984年4月份的一天,宣传科召集各个门市部宣传员开会,说一商局和二商局要开展宣传比赛,宣传科科长就要求我们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夕多写稿子,为单位争光。第二天,我就写了一篇关于一位营业员利用业余时间,刻苦学习修理洗衣机技术,后来既当营业员又当维修员感人事迹的稿子,登载在5月1日的《济南日报》上,题目是《奔波于用户间的修理员》。第二天,宣传科科长拿着报纸很高兴地对我说:“小台,这张报纸你要好好保留着,据说在十几篇稿子当中就选中了你一个。太好啦!你为我们公司露了脸、争了光。”
  后来随着见报稿件的增多,我就得到了济南日报社1984年颁发给我的“通讯员聘书”。记得当时商店宣传科科长给我聘书时,很神秘地问我:“你和《济南日报》负责财贸口的编辑高老师(高石英)很熟吗?”我说:“不认识呀。”然后宣传科科长微笑着说:“看来你平时写稿子写得多,是她点名让你当通讯员的。”
  现在回忆起30多年的写作经历,内心还是激动不已。后来由于我长期在办公室工作,每天阅读《济南日报》更是成了多年的习惯。
  退休后,某文联连续赠送我两年的《济南日报》,去年我还在《济南日报》上发表了几篇小文和图片。今年虽然没有订《济南日报》,但是我可以在“爱济南新闻客户端”的“读报”专栏里,阅读到《济南日报》和《济南时报》等报刊。总之,在我30多年的学习和写作生涯里,《济南日报》始终伴随我成长,对于那些工作之余写作、挑灯夜战改稿的辛苦和快乐,总是记忆犹新,挥之不去。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