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体 2018.07.17 星期二

从专宠到没落再到重生

——制锦市街道辖区一个菜市场的自述
  

  我是天桥区制锦市街道辖区的一处菜市场,名叫“菜宜园”,出生在上世纪90年代。曾经我是这里方圆几公里最受宠的市场,每天都有数百人光顾。在我这里,新鲜瓜果、鲜肉调料等应有尽有,人们逛上一圈儿,没有买不到的。
  但从两年前开始,我似乎不再那么受“欢迎”。听说有很多人打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我所在的这条街占道经营、油烟扰民、噪音扰民,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很多困扰。也有不少老人跟政府反映,市场“伸舌头”行为造成交通堵塞,电动车走过去都费劲,更别提消防车、救护车这些“救命车”了,这将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其实,这些问题我也看在眼里,慢慢也变成了我的烦恼。20多年间,来我这里摆摊卖东西的业户从几家、几十家发展到如今180多家。为了“抢买卖”,他们开始不断把摊位往路中间摆,车辆过不去就不停地鸣笛,刮擦碰撞时经常发生争吵。尤其市场南头的炸货摊,整天弄得乌烟瘴气,熏得我都喘不过气来。
  2009年开始,我被移交到制锦市街道办事处统一管理,一切都变得规范起来:摊位退路进厅、烧烤更换无烟设备、垃圾清理及时彻底。创城期间,我变得更加规范有序,心情也开始舒朗一些。
  去年开始,济南一场“拆违拆临”行动,将我再次推向风口浪尖。一方面,我的存在方便了周边百姓生活需求;另一方面,我的“无证”身份被人们诟病,摊位式经营模式造成的各种城市问题不断反弹,政府下定决心,对我进行彻头彻尾地提升改造。
  住了20多年,突然要搬家,我心里有太多不舍。制锦市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不断上门做思想工作,听说还召集业户、周边居民开了民主协商会,商议此事。最终大家一致表态:拆老家,搬新家。
  离我不到几公里的地方便是五龙潭公园、大明湖景区。与那里的环境相比,我所在的这条街的确有些不堪入目。新时代的人们更愿意走进干净舒适的超市或者专卖店买东西。想到这里,我突生危机感,再不成长更新,势必被社会淘汰。
  在制锦市街道办事处的协调下,7月1日,我正式搬家,到了一处离老家不到200米的地方落户。新家的一切都那么“高大上”,面积有2000平方米、160多个摊位,里外门头房共77间,还有食品安全检测室。鲜肉区、海鲜区、调料区、蔬菜区、水果区,功能区划分明确,环境干净整洁。
  而我的主人变成了山东吉人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主人告诉我,为了这次搬家,制锦市街道办事处做了大量准备工作。他们先为我找到了现在的新家,还对主人提出要求:对菜宜园老业户减免部分摊位费,最多可减免一个季度。对特困业户还要给出额外优惠政策。
  主人说,我的新家定位是便民化、智慧化、综合化,以后会陆续加入免费送菜上门、衣物修改、家电维修、配钥匙等生活服务,还计划设置爱心食堂,将每天卖不完的食材做成爱心食品,提供给人们免费领取。到那个时候,我应该又会恢复“专宠”身份吧。听来买菜的一位阿姨说,老家已经被拆完了,以后的规划也很明确:重新铺设路面,安装护栏,路两侧设置健身广场,粉刷两侧墙体,展示制锦市文化特色。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城市更新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矛盾点”。回顾过去20年,我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从“专宠”到“没落”,再到如今“重生”,开心过、烦恼过、纠结过、痛苦过、蜕变过。最终我发现,只有跟进时代脚步,不断转型升级,才能跟这座城市同进步、共荣辱。
  (本报记者 张素芬 通讯员 李叶)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