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食药安全 2017.08.04 星期五

他在坚守中绽放 他是个“走心”的所长




  

孔春雨(左)与同事检查小餐饮店。周鹤春(右)巡查食用农产品店。编者按
  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没有舒适的办公环境,没有耀眼的光环,他们只是在平凡岗位上努力实现着自己的价值,兢兢业业,默默奉献。他们——就是走街串巷、入村到户的最美基层食药监管人员,就是坚守在群众饮食用药“最后一公里”的守护者。
  7月13日,2016年度“最美基层食药安全守护者”评选活动落幕,67位来自基层一线的食药监管所所长、食药监管员、食药安全协管员脱颖而出。为凝聚食药监管正能量,发挥先进典型示范引领作用,即日起,本报联合济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推出“最美食药守护者”专栏,对优秀基层食药监管人员进行宣传报道,深入发掘他们在爱岗敬业、服务群众、创新监管、治理整顿等方面的突出表现,凝聚起食药监管社会共治的力量。
  没有激情澎湃的豪言壮语,没有感人泪下的动容故事,和孔春雨聊了一个多小时,我一时很难找出一个引人注意的“新闻由头”。他太低调了。
  但是,如果不是对这份工作爱得深沉,他就不会部队转业主动选择扎根山区,甘心做一方食安的“守护神”;就不会短短百天,就从刚入门的“新兵”快速成长为执法办案骨干;就不会日日面对如山的监
  管任务,仍然初心不变。
  时光如梭,孔春雨已在历城区彩石食药监所工作两年时间,朝气蓬勃昨日如新,他
  决定在这里绽放属于自己的生命花
  火。“我主动来的。”
  “风选择雨,是想让人间风调雨顺;雨选择风,是想让大地春风化雨;我选择做一名食药监人,是想尽可能地为百姓的舌尖安全出点力。”这是孔春雨代表获奖监管员在“最美基层食药守护者”颁奖活动中的发言。
  此次聊天之后,才明白他为何这样说。“我是主动来的。”很难想像,结束军旅生活的孔春雨,为自己开启的全新职业生涯却是一名基层食药监管人。
  彩石食药监所位于历城区彩石镇,所辖各类餐饮店、食品店、药店、学校食堂等近600家。这个数据与市区食药监所动辄上千甚至几千的业户相比,不算大。但这些业户却分布在42个行政村里,且文化素质普遍偏低,这意味着,要完成对他们的监管,需要充足的执法力量。而这个位于“山沟”的所,连同所长只有4人,一位年龄较大身体欠佳,一位女同志负责接听热线、材料整理等。孔春雨的到来,对人员力量极其短缺的“山沟所”来说,无疑是一场“及时雨”。
  虽然对工作有了心理准备,但他上任时,现实情况与想象还是呈现出巨大反差。“彩石离市区挺远,每天六点多就出门,倒两班车一个半小时才到所里。”偏远只是一方面,摆在孔春雨面前的,还有人生地不熟,更别说每天一股脑扑面而来的监管任务,脑中“就是一片空白”。
  “不过,既然选择,就要坚守。”孔春雨告诉自己,“不能等也不能靠,要静下心来好好干。”
双脚走出的“活地图”
  回忆起刚进入食药监系统,孔春雨感慨良多。食药监管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单凭一腔热情是干不好工作的,他坚持在学中干、在干中学,从个人休息时间里抢效率。
  如今的孔春雨就是彩石镇一张“活地图”。
  他一步一个脚印,不论是主干道、次干道还是乡村犄角旮旯,每一家餐饮店、副食经营店、药店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可以证明一切的是,档案橱中摆放的一本本厚重的文件夹,就是通过“足迹”建立的监管档案,记录着每个经营业户的基本资料、监管文书等,也是彩石食药监所拥有今天扎实食药安全工作的基础。两年时间,这些从无到有的文字,记录了他的用心和坚持。
  采访当天,孔春雨要对一家新开餐饮店进行现场核查。从监管所步行至新店的路途中,他总是时不时地“突击”某个店面,检查后厨是否干净卫生,索证索票是否规范,证件有没有过期等。一直快到中午12时,他与同事都一直在奔波忙碌中。简餐之后,又要到其它片区进行巡查。“每天都要完成一定量的巡查任务才能安心。”
  八月的烈日骄阳下,高强度的“户外”工作结束后,他还要将一天的工作整理归档,加班就是“家常便饭”。
有“铁骨”也有“柔肠”
  在执法办案时,面对恐吓没有丝毫畏惧,就像剑一样“锋利”;而在督导村中业户时,面对繁琐不厌其烦,就像春雨一样“润人心”。
  2016年,孔春雨和同事在一个小食品店发现过期食品。当事人仗着自己是当地人,组织几个醉汉故意阻挠检查,强抢正在登记的不合格食品。面对威胁辱骂,孔春雨没有丝毫的惧怕,沉着应对继续调查取证。事后,当事人意识到事态严重,到处找关系说情送礼,但全所人员严防底线,将案件办成铁案,以儆效尤。
  “对经营业户要有耐心,特别是文化水平偏低的业户,很多东西需要慢慢来。”如果说耐心是一剂良药,那么孔春雨无疑给这句话下了最好的注脚。“按规定经营食品要建立台账,起初很多业户压根不知道这个词。”孔春雨说,他和同事就上门一家家教,怎么填,怎么做。尽管如此,过程进行得也不算顺利。很多小卖铺经营者年龄偏大,有的甚至不会写字。只能一趟趟上门,甚至“手把手”教写字,直到建立为止。
  随意走进街头一家驴肉火烧店,各种经营许可证挂在显眼位置,厨房内洗菜池、洗肉池、洗碗池布置合理,肉、菜案板分置。不足10平方米的小店,一切井然有序,这种卫生环境对农村小店来说是“极其讲究”的。在孔春雨和同事的不断努力下,食品安全意识在这个山区正在慢慢普及。
  ……
  落日余晖,忙碌的一天将要结束,衣衫被汗水浸湿的背影述说着他的坚守。
  (本报记者 卢虹)
  “年轻人眼疾手快,而我到了耳聋目呆的年龄,想要做好群众舌尖的守护人,必须要肯动脑子。”54岁的周鹤春是位“走心”的所长。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能干加巧干”是他的岗位格言,不仅常挂嘴边,铭刻心中,还数年如一日用脚踏实地的行动和突出的工作业绩去践行。
  他所负责的千佛山食药监所“地处要地”,辖区南依千佛山,北邻黑虎泉,既是济南旅游的窗口,也是商业经济的中心,方圆4.9平方公里,常住人口7万人,1200多户食药经营业户。在这个知天命的年纪,周鹤春担起这
  一方“要地”的饮食用药安全。
  在这里,他决定尽己所能站好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班岗”。“谁都能撤,我不行”
  早晨不到8点,当很多人还在上班路上时,周鹤春已经开始一天的忙碌,总结前一天的工作情况,再部署当日的监管任务。自成立千佛山食药监所以来,他总是第一位到岗,最后一位下班。
  “最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虽然现在监管任务依然繁重,但回忆起2015年创卫生城时,周鹤春觉得当时“每一天都很难捱”。因为几乎一个人支撑了一个所的工作,一撑就是一个月。
  当时食药监所组建不久,很多工作还没有理顺,对辖区业户情况也不熟悉。面对如山的监管任务,战友陆续病倒“下火线”。年过五旬的周鹤春还算是所中的“年轻人”,“谁都能撤,我不行。”他一个人坚持每天6点到岗,晚上9点才收工。即使重感冒,也没舍得休息一天。
  “防蝇帘拉下来,工作服穿上,垃圾桶盖盖上。”
  “灭蝇灯打开,前厅后厨保持整洁卫生。”
  “健康证到期了,赶紧去查体重新办理。”
  “每天进购的食材要索证索票,出锅的菜品要留样。”
  ……
  每天马不停蹄地巡查,能跑多少家就跑多少家。每天不厌其烦地“唠叨”,能多说一句就多说一句。一趟趟走下来,辖区的每家状况都了如指掌。
他有很多“金点子”
  周鹤春是个“工作狂”,但他绝不是那种蛮干的人。他有很多“金点子”,因此千佛山食药监所的很多工作,总是走在前列。
  6月1日,“三小”管理条例落地,下达到位、规范到位,无疑这是一场“硬仗”。但周鹤春却信心十足,因为他有“法宝”——“千佛山食药监所”微信集群,纳入小餐饮、小食品店、大型餐饮店等业主、店主、厨师长等600余人。所有监管任务在群中发布出去,“可以很自信地说,80%以上的业户能够自主规范到位。”这不仅是一个传达信息、布置任务、点评工作优劣的互动平台,更是一个共同守护舌尖安全的“大家庭”。
  多年的巡查和(合,他对哪些业户是“老顽固”、哪些业户是重查对象一清二楚,因此“解决”那20%就轻而易举了。作为一所之长,他向来是个会“弹钢琴”的人。根据主体不同特点、不同薄弱问题,制定不同的方案,甚至对不同业户性格特点,采取不同的沟通方案。“分出轻重缓急,逐步完成。”
  雷厉风行的他,对内部工作有着几分“军事化管理”的影子。所内所有人员,都有一个雷打不动的工作习惯,每天记录工作日志,包括工作内容、任务进度、自我评价等,员工每周五下班前提交给周鹤春,从中了解日常工作的饱和程度和完成质量。
  “食药监管工作不能有半点松懈和侥幸,每位同志都要时刻自查自省。”他是如此说的,他也是如此做的。
整治就要整成“精品”
  每天清晨,千佛山西路都会散发出浓浓的生活气息。早餐摊点上蒸汽腾腾,水果摊和蔬菜摊上围满了前来的居民。摊位整齐划一,统一悬挂“食品安全监管信息公示”牌,营业执照、食用农产品信息、经营者信息等一目了然。
  丝毫看不出,这条曾经与监管部门“躲猫猫”的马路市场变得如此规范。在这条街道,周鹤春已记不清开了多少次现场会,来回走了多少趟。功夫没有白费,如今的经营业户由被动规范变为主动规范,由督促落实变为自律约束,由让我做变为我要做……焕然一新的千西市场呈现了前所未有的良好秩序。
  经过创卫生城、创食安城的洗礼,周鹤春所负责的辖区涌现了千东、棋盘两处精品市场,千西、银座南两处标杆式疏导点,A级餐饮示范店15处,食品流通示范店10余家。这些亮点多次被媒体宣传报道,也多次成为各区县甚至省内外考察团学习的“模版”。
  但他并不想多说,他觉得这都是以往的成绩,今后要把每处农贸市场都打造成“精品”,让亮点更亮。“目前辖区所有农贸市场都配备了快检室,要求主办方对入场蔬菜、生鲜肉、熟肉制品、水果进行农残检测。”但不是周鹤春亲手所检,他就不放心,“等所内公益岗位人员到位,人员力量充沛,就每天派一组队员亲自去抽检,警告不行,就处罚,彻底净化辖区食品市场。”
  ……
  如今人们都能感受到,千佛山片区的食安发生了很多变化,农贸市场规整了,餐饮卫生干净了,摊贩食安意识提高了。然而周鹤春也变了很多,变黑了、变瘦了、头发也花白了。(本报记者 卢虹)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