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娱 2017.05.24 星期三
“西进·北拓·南展”

清末民初济南的发展规划




  

 商埠区内遍布银行、洋行、老字号及商场,一派繁忙景象。
  上世纪30年代初的济南北商埠规划图,道路以外国的国名和城市名来命名。
  在济南近代城市发展史上,不仅有过西进,而且有过北拓和南展。想要了解这段历史,我们还要从济南近代城市发展的历程说起。
济南开埠标志着西进
  济南的历史虽然非常悠久,但称为“市”却是民国以后的事,至今还不到100年的时间。
  济南原来的老城区很小,1904年,济南正式开埠,此举标志着城市的大步西进。初始商埠的界址为:济南西关外胶济铁路以南,东起十王殿(今馆驿街西口),西至北大槐树村,南沿长清大道(今经七路),北以铁路为限,占地4000余亩。
  商埠的建立,改变了济南的城市形态,东部的老城与西部的新区牵手而立,从一个封闭的城圈变为开放的长条商业带,数不清的银行、洋行、老字号及商场纷纷在商埠区扎堆,济南的工商业借此获得了飞速发展。
  当时的商埠区内成立有商埠总局,商埠内的诸项事务都归商埠总局统管,而老城区依旧由历城县管辖,这就是所谓的城埠分治。
  1920年1月,根据北洋政府颁布的地方自治条例,山东当局将1917年设立的主持修建省城城关公路的市政公所与商埠总局合并,筹建统管全城市政的机构——山东省会市政厅,办理全市行政事务。
  市政厅的成立初步结束了济南城埠分治的格局。
张宗昌督鲁时期北拓失败
  1925年张宗昌督鲁时期,市政厅首次提出草创北商埠的计划,济南的北拓由此而始。
  此计划就是将官扎营和泺口之间的区域拓展为新市区,称北商埠。据1928年《历城县乡土调查录》记载:“今以商务发展,开拓南北商埠,东尽津浦铁路,北抵泺口镇,西以黄河码头黄家屯庄,南界官扎营”。而南展就是指拓展南商埠——“自七大马路以南开拓至陈、王二庄止。”
  当时规划的北商埠土地总面积是老商埠面积的四倍多。规划设想有两个意图:一是开辟北商埠,繁荣济南市北部工商业;二是疏通北部河道,以利运输,同时兼治夏秋积水。在这个设想指导下,以义威路(今济泺路)为主干道,连接津浦、胶济两大车站与泺口黄河码头;并在义威路两侧开挖6000米的引河(今工商河),引小清河水灌流,以利北埠运输,夏秋积水亦可导入。
  1927年,建成跨越小清河的济南第一座钢筋混凝土三绞拱桥义威桥(今济泺桥)。
  1928年,因“五三”惨案发生,北商埠的规划与修建遂告中断,北拓计划因此搁浅。
南展北拓因日军占领而中断
  1929年国民政府军队接管济南后,5月16日,阮肇昌奉国民政府接收胶济铁路特派员陈调元的指令,以济南市市长的名义接收山东省会市政厅,并按照《市组织法》,改市政厅为市政府。1929年7月1日,济南市市政府宣告成立。
  1929年,根据旧城整治计划,济南市政府又重新提出“南展北拓”问题。市长阮肇昌发布《建设新济南整个计划》,称“济南为古代文化发祥地,但商业发达乃最近30年事情,本市发展趋势系由旧城西移于商埠。今后最繁盛地区当为商埠至泺口间之北展界。”他提出了跨过铁路,建设商埠北展界的概念。这可谓济南第一次“北跨”。
  1932年,济南市政府设计委员会将北展界规划,仍以义威路(为纪念“五三”惨案时改名五三路)为主干道,将市中心移至北商埠,成丰桥与济泺桥之间设一椭圆形地带为政府办公区。
  北商埠的道路与老商埠以经纬命名不同,除位于中心的北京路,其他都以外国的国名和城市名来命名,如柏林路、伦敦路、罗马路、利斯本路等。这在一定程度上显现着观念的开放。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占领济南,日伪政权将原北商埠规划全部放弃,并将成丰桥以北、济泺桥以南地区开辟为北郊工业区,成为了北方纺织业、面粉业的中心。
  1938年,日伪政权规划将齐鲁大学以西、四里山以北、岔路街以东、经七路以南的地区划为南郊新市区,称南商埠,被辟为日本人聚居地。至此,济南市的南展北拓计划又一次被迫中断。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当时济南的城市发展建设,不可避免地打上时代的烙印。西进是以走出老城,开辟新区为出发点,实现自开商埠,使济南的工商业获得了飞速发展。而北拓和南展则是以老商埠区为中心,提出向北、向南发展的设想。这些设想虽然很美好,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却由于外敌的入侵和战争的阻碍,最终没有得到完全的实现,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的遗憾,也是我们应该吸取和牢记的教训!
  今日的中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济南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和挑战!今天,我们的城市人口和面积已是今非昔比。我们一定要珍惜现在的好时光,抓住机遇,快速发展。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城市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美,越来越现代化!
  (摘自公号“老济南记忆馆”)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