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2017.04.24 星期一
成功试验“高抬腿” 迈过最后一道“坎”

国产C919大飞机择机首飞



  

  4月23日8时30分,国产大型客机C919在上海浦东机场进行高速滑行抬前轮试验,取得成功。这是C919进行的第四次高滑试验。
  地面滑行是飞机首飞前的最后一关。只有当地面滑行所验证的结果完全符合预期,滑行过程中暴露的各种问题得到妥善解决后,飞机才能够进行首飞。
最后一关
  中国商飞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是C919大型客机第四次高速滑行试验,也是第一次在高速滑行中抬起前轮的试验。试验中,飞机要达到超过80海里的滑行速度,然后前轮抬起、机头微微仰起,达到起飞临界状态。
  航空业内人士介绍,飞机地面滑行试验,就是一架飞机在不离开地面起飞的状态下进行滑行,是一架飞机由静到动的开始。
  地面滑行是飞机首飞前必须进行的一项验证试验,通过地面滑行确认飞机在设计和制造上暴露出的一些问题,并将其解决,为试飞机组熟悉飞机、实现安全首飞奠定基础。
  为保证试验安全,地面滑行从低速滑行、中速滑行到高速滑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对于民用飞机而言,一般低速滑行是将飞机的速度控制在时速40海里以内,中速滑行的速度为时速40-80海里,时速超过80海里则为高速滑行。其中,高速滑行试验中的前轮抬起试验,是飞机首飞前的最后一个环节。
  业内专家介绍,一架飞机起飞升空,一般分为起飞滑跑、抬轮离地、初始上升三个阶段。抬轮离地的关键在于速度和前轮抬起的高度。虽然只是前轮抬起一个简单动作,但其中学问不小、难度不低,尤其是对于第一架国产大型客机来说,是首飞前必须稳稳迈过的一道关卡。
择机首飞
  起飞时,如果抬前轮时机过早,飞机以小速度升空,稳定性和操纵性就会变得较差。因为小速度升空的安全裕量小,在升空后的机动飞行如侧风修正时,将使飞机失速的危险性增加。小速度升空,还可导致飞机升空后由于地面效应的减弱或消失,使飞机升力重新小于重力,导致飞机再次接地,危及飞行安全。另一方面,如果抬前轮时机过晚,飞机以大速度离地,则起飞滑跑距离过长,起飞性能差。因此、应严格按照手册中规定的抬前轮速度拉杆,手册中的抬前轮速度是基于各种因素。同时考虑到安全和起飞性能裕度科学制定的。
  另外,前轮抬起高度过低会使飞机迎角过小,导致两点滑跑段增长,起飞性能差。前轮抬起过高会使迎角过大,导致飞机迅速升空。安全裕度小。仰角过大,还可能造成机尾擦地。因此,前轮抬起高度应严格按照手册中规定的离地姿态进行。
  从目前试验现场情况看,C919大型客机第一次抬起前轮,速度、时机和高度均合适、正常。“从当前准备情况看,飞机和试飞员的状态都比较出色,各方面表现稳定正常。”中国商飞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C919大型客机已经通过放飞评审,高滑相关试验全部完成后,将择机首飞。
进展盘点
  2008年11月,项目正式启动。
  2009年8月,C919外形样机在香港举行的亚洲国际航空展上首次公开亮相。
  2014年5月,C919首架机前机身大部段在江西南昌下线。
  2014年9月19日,C919首架机在中国商飞上海浦东总装基地正式开始结构总装工作。
  2015年11月,C919首架总装完毕,原型机尾号为B-001A,于中国商飞浦东基地厂房内正式下线。
  2016年11月,C919完成全机2.5g限制载荷静力试验,左右发动机均一次点火成功。
  2016年12月,C919飞机首架机交付试飞中心。
  2017年2月,C919在浦东机场完成第一次自主中速滑行试验。
  2017年3月,C919飞机在上海浦东机场完成第一次全过程低速、中速、高速滑行试验。
  2017年4月,C919进行第四次高滑试验:前轮抬起试验,这是飞机首飞前的最后一个环节。
  ……
  (综合新华社、人民网、新华网、解放网 整理/郭锐)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