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新区新闻 2016.12.30 星期五

必普老板讲述创业经:经得住诱惑 放得下身段




  

必普上市仪式必普董事长张森
  创业之初,张森把自己的宝马车使唤成了“一头人见人烦的驴”;“新三板”上市后,他的办公室仍然用着从二手市场淘换来的旧沙发。
  看似很不讲究,但他对“创业的陷阱”研究得很深。
“不修边幅”的老板
  公司已上市,沙发还是二手市场淘来的
  走进山东必普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的大厅,装修时尚而考究。但必普董事长张森的办公室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办公室里有两套沙发,都很陈旧,甚至有些变形走样。而张森的办公桌,没有配备高档的老板椅,其中一个抽屉还是坏的。
  “两套沙发,其中一套是我创业满一年的时候买的,从二手市场淘来的旧货,300元;另外一套是朋友送的,虽然旧,但是意大利品牌。这张办公桌,也是二手的,才花了400元。钱大把大把地花是可以的,但不能乱花。”张森为自己的“不修边幅”辩解。
  张森的同事都知道,创业之初,张森开着一辆宝马车“入行”,但这辆宝马车却被使成了“一头拉(的驴”。
  张森解释:“那时,公司没有车,给客户送货只能征用我的宝马车。一些客户要酱料,我就用宝马车拉着几十桶酱料满大街跑。结果,车里的酱料味道久久不能散去,‘酸爽’的味道让大家都不愿意坐我的车。我老婆宁可坐公交车,也不愿意坐这个所谓的宝马。”
  正是有了当年的艰苦奋斗,成立于2013年的必普,于2016年成功上市,成为“新三板”的一员。“以互联网科技创新传统快餐”为定位的必普,如今被称之为中国互联网改造传统快餐的“第一股”。
  活着比情怀更重要
  情怀好比内裤,有就行了,没必要天天展示
  张森认为,人生经历很重要。创业,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要有深厚的功底。不能说有了一点儿钱,就能创业了,其结果很可能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张森说,现在都在讲创业,但不是有激情就可以创业的。“我在松下干了4年,在智联待了5年,在百度工作2年,然后创立了必普。没有之前的人生经历,没有厚重的经验,真的很难创业成功。”
  在张森眼里,创新分为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其中模式创新占80%以上。但有些创新是假的,还有些创新只是模仿。这些模仿的创新,在市场好的时候,没事;一旦风吹草动,草根必死。
  刚创业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做噩梦,生怕公司倒闭了。“只要这一天公司的收入能够超过1万元,妈妈就会为我炒一个拿手菜。那一刻,心里才有些底。”张森非常感谢妈妈的陪伴。
  有一次,张森在送货的途中经过一家门店,一个大广告牌突然掉下,几乎砸中他。“广告牌有一吨多重,要是被砸中,那就没有现在的必普了。”
  为了将业务推广到上海,张森曾在上海既当老板又当业务员。一天喝12瓶水,一趟厕所都没有上。“不是说我 特别能忍,而是喝下的水全变成汗蒸发掉了。”
  “情怀是什么?情怀好比一个人的内裤,有就可以了,但不能天天对人展示,那样就显得矫情了。创业之初,活着比情怀更重要。创业,看看谁失败了,比看看谁成功了更加重要。创业不是赌博,不能靠运气活着。”
过来人的话经得住诱惑、放得下身段、管得住私心 
 当成功之后回头看,张森感叹,创业路上的“三个坑”,他都迈过来了。
  第一个大坑是各种各样的诱惑,很可能让创业者无法专注于某一件事。必普是一家具有互联网基因的商业项目创新研发与服务支持平台型企业,专注于为中小创业者提供一站式服务项目。“如何细分市场?我们的定位就是摒弃大店,只服务小店;我们更加关注一年中多频次发生的业务范畴,比如说快餐行业、美甲行业、洗车行业……”在餐饮行业,必普已帮助3000家企业成活,其中包括“国民第一小吃——黄焖鸡(食必思)”“十大国民小吃第二名——重庆小面(渝外有家)”“久焖提督私房牛肉面”“张吉记小碗菜”“包大凡秘制大包”“麻朵姑娘”“厅外鱼皇酸菜鱼”“南云上品瓦香鸡”“张吉记砂锅饭”等成熟品牌。
  “面对诱惑,有人会做一些坑人的餐饮项目,还有人会提供华而不实的服务。这些诱惑,必须拒之千里之外,否则再好的品牌也会毁于一旦。”
  第二个大坑则是放不下身段。张森表示,他在创业之前已是年薪40万元的公司高管,拥有自己的宝马车。创业之初,他每个月只拿3000元工资。落差之大,让他认识到,他什么都不是了,过去的身份全没有了。
  “为了方便送货,有时候我选择骑电动车,一天能把三辆电动车全骑没电。胳膊被烈日晒爆皮,就跟将一张贴在胳膊上的湿牛皮纸撕下来的
  感觉一样,非常疼,有一种灼伤感。”
  张森认为,一个公司老板,愿不愿意把一个企业做成一个事业,是否愿意和人分享,这是创业遇到的第三个大坑。必普
  现有职工400多人,离职的人不到1%。“有人喜欢将公司的钱搂在自己手里,买豪华车,买高档房,把公司当成个人
  的提款机。我们公司有4个创业者,这3年来没分过一次红,挣的钱全投到
  公司里了。我们要让更多的人在必普
  这个平台来创业,而不是将必普弄成自己的赚钱机器。”
  真正摆脱噩梦的困扰是在创业半年之后。“重要的不是公司业务好转了,账面好看了,而是我们的团队固定了。有人创业到小有规模时,就被大公司收购了。我们必普公司不会。如果满足于被大公司收购,这和当年我在别人的公司当高管有何不同?”(本报记者 黄智义)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