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读 2016.09.19 星期一
一边是回购跨河大桥、高速公路免费放行;一边是“拦路收费”、景区门票价格不断上涨

“免费”VS“收费”:这笔账怎么算?







  

济南黄河大桥已经免费通行。(资料照片)西湖景区已免费开放十多年。(资料照片)
  在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各地对被公众贴上公益属性标签的交通设施、城市景区等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比如,济南先后放开3座跨黄河大桥以及3个高速收费站,对济南牌照客车免费通行;杭州西湖自2002年起就对游客免费开放;凤凰古城实施了3年的古城收费今年4月终止。
  而河北张家口此前将“草原天路”设为收费景点,一度陷入“舆论漩涡”,在各方的质疑下无奈回归免费。与此同时,多个地方的景区门票价格不断上涨,让游客大呼“玩不起”。
  “免费”与“收费”,这笔账该咋算?这已不仅仅是一本民生账,更是一本发展账。
“免费午餐”越来越多
济南
在“免费”与“收费”之间,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选择让利于民、让利于社会。
  在济南,自2016年9月1日零时起,绕城高速公路北线零点收费站-济南北收费站-天桥收费站这一区间对济南牌照客车免费通行。
  而在之前,2016年3月16日起,济南黄河大桥、济南建邦黄河大桥、济阳黄河大桥三座跨河大桥,也对济南牌照7座以下(含7座)小型客车和济南市公交车免费通行。
  再往前,2009年9月,济南市政府公布了关于加强大明湖风景名胜区开放区域管理的通告,明确了免费开放的景区范围。
杭州
  在G20杭州峰会上大放异彩的杭州,则是走免费路线的代表。
  杭州的西湖景区自2002年起对游客免费开放,这是我国首个免费开放的国家5A级景区。从那以后,杭州的免费步伐越迈越大。数据显示,2002至2012年的10年间,杭州取消了130多个景点的门票,占到景点总数的70%。此外,2012年起,杭州还免费向市民开放室外WiFi网络,成为全国首个向公众免费开放WiFi的城市,让更多杭州人在智慧城市畅享“无线”的快乐生活。
深圳
  在深圳,2014年,当地政府与公路经营方达成协议,将花费约27亿元回购梅观高速公路并取消收费,这是全国首条在运营期内因政府回购而取消收费的高速公路。据报道,梅观高速公路于1995年建成通车,原定收费期限至2027年。通过回购,市民提前13年享受到了免费通行。
  早在2011年,深圳市政府就曾以回购的方式“赎回”梧桐山隧道,转为公众免费通行,但前后历经了十几年艰难博弈。当时有专家坦言,“这是一场公共服务和契约精神的马拉松。”
滨州
  在滨州,2014年,已超期收费3年、总收费年限达28年的滨州黄河大桥,对部分滨州籍车辆免费放行。经滨州市政府与山东高速协商,滨州黄河大桥对滨州籍车辆免费造成的收入损失,将由滨州市政府给予经济补偿。
烟台
在烟台,2012年,海阳至即墨跨海大桥通车,并免费让车辆通行,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免费跨海大桥之一。
嵩县
  2013年,河南嵩县宣布,全县所有A级景区面向全国免费开放,包括国家5A级景区白云山,4A级景区天池山、木札岭和3A级景区卧龙谷。
  记者梳理发现,这些“免费午餐”多发生在交通和旅游领域,也是社会广泛认为应当体现公益性的大桥、高速公路以及公益性景区。
盲目收费适得其反
  在一些城市认为“越免费越发展”的同时,也有些城市反其道而行之。凤凰古城
  2013年4月10日,凤凰景区开收门票。当时,凤凰县政府下文,规定游客需要购买148元门票才能进入古城游览。这一政策曾在当年引起极大争议。游客认为提高了出行成本,古城内的商户对此反对声更大,他们认为,收取门票导致来凤凰古城的游客数量下降,他们的生意受到影响。不少商户还纷纷关门,表示抗议。
  今年3月,湖南省凤凰县政府发布《凤凰县人民政府关于暂停景区验票保留景点验票方式的函》。函件内容显示,自4月10日起,凤凰古城暂停景区验票,但保留景点验票方式。这意味着,自今年4月10日起,进凤凰古城游玩的游客不用再购买148元的捆绑式大门票,只需在逛小景点时购买相应的门票。
﹃草原天路﹄
  位于河北张家口张北县和崇礼县交界处的“草原天路”,沿途可观蓝天、草原、风车,风景旖旎,自2012年建成通车以来,吸引了大批自驾游发烧友来此,被誉为“中国66号公路”。今年5月1日,河北张北县物价局做出《关于草原天路风景名胜价格的批复》并在政府信息公开平台向社会发布。“草原天路”景区收取50元/人次的门票引发社会热议。当时收费就受到许多网友抵制,说他们这种行为就是“拦路收费”,这里是公路又不是景区。压力之下,张北县政府决定,从2016年5月23日起,取消“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收费。丽江古城
  今年6月,云南丽江古城商户集体罢市,抗议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设卡收取古城维护费。据悉,丽江古城最早的收费开始于2000年,当时的收费标准是20元/人/天。到了2007年3月,经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省财政厅批准,将丽江古城维护费的收费标准调整为80元。
  记者梳理发现,一些景区从免费改为收费后,虽然增加了门票收入,但也拦住了不少游客,致使景区内的商家生意惨淡。压力之下,不少地方最终放弃了收费。
免费模式赢得大机遇
  收费还是免费,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
  对于免费西湖的“心意”,游客用“脚”做出了反馈。杭州市旅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02年,杭州市的旅游总人数为2757.98万人次,旅游总收入为294亿元;到了2011年,旅游总人数达到7487.27万人次,旅游总收入为1191亿元,是2002年的约4倍。
  有专家认为,西湖模式提供了一种经营景区的新理念——不局限于景区的“小账”,而着眼于城市产业发展、经济增长的“大账”。杭州原市委书记王国平曾表示,“免费”已成了杭州旅游业的一个品牌。免费西湖创造的经济价值是200亿元,远远大于免掉的几千万元门票。
  由于深圳之前划分为关内、关外两部分,关外的公共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水平跟关内有较大差距,对于投资者来说,关外的吸引力远逊关内。在撤销关口之后,表面上已不再区分关内、关外了,但现实中的各条市内收费高速公路,却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依然对城区一体化进程形成阻碍,被政府回购的梅观高速即是其中之一。
  有评论认为,深圳市政府虽需支付27亿元,却能借此机会打通关内外,实现畅通无阻的交通系统,客货流亦不再受到限制,关外投资吸引力大增。这意味着,关外的土地将有很大增值空间,关外的经济发展机会也会增大。对于政府来说,无论是土地还是其他商业投资,都是税源。这笔钱,市政府花得值。
  2013年,在凤凰古城决定收费的同时,河南嵩县做出免费决定。该县旅游局认为,2013年“十一”黄金周后,10月9日至21日,嵩县免门票13天,少收入门票1500多万元,但综合收入达到5700多万元,同比增收4000多万元;13天拥入22万人,同比增长687%;土特产销售增长了30倍。综合看,游客增多了,经济效益还是扩大了。有业内人士认为,从凤凰古城今年决定免收门票来看,嵩县当年的选择显然是正确的。
  海阳至即墨跨海大桥,是连接胶东半岛南部的主要桥梁,通车后海阳到青岛的时间缩短至一个小时以内,海阳、青岛、威海融入“一小时经济圈”。车辆免费通行,将促进三地间的资源配置,拉动地方经济发展。财政收入暂时减少了,换来的却是长远的经济大发展。有评论认为,当地政府舍弃了过桥费的“芝麻”,收获的将会是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大西瓜”,值得肯定。
免费与收费考验政府算账能力
  有关人士认为,对于“免费午餐”,社会肯定觉得越多越好。但事实上,无论是道路、大桥还是景区,都需要真金白银去投资。特别是在政府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往往需要吸引社会资本投资。在这种情况下,投资收费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拿景区来说,现代意义上的景区,不仅仅具有自然景观的性质,还提供了包括交通、道路、住宿、餐饮、安全、网络、娱乐在内的一系列设施与服务,而这些设施与服务又需要投资与运营成本。因此,不但要能收回投资与成本,还要有盈利,才会有资本进入。所以,景区一定要有收入,关键是怎么收。这个问题,是一门学问,并不简单。特别是在有些地方,门票不仅关系景区本身,还会影响城市形象和发展。拿杭州来说,西湖的免费开放,为杭州贴上了开放、包容的标签。在这种理念之下,杭州坚持走免费之路,取消了130多个景点的门票,依靠免费之路激发了更大的发展活力。
  而政府是否回购路桥权,也是需要算明白的账。
  有专家认为,高速公路是否免费应成为一个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决策,其目标应当是综合效用最大化(并不一定是经济效用)。深圳和山东的例子证明,政府回购高速公路既能让公众免费通行,又满足了高速公路投资方的利益,似乎在公共利益和契约精神之间找到了平衡点。但是由于财力的限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能复制深圳模式。
  免费还是收费,在很多时候都考虑着政府算账的能力。如果政府花钱收回过路过桥权或者减少门票收费,能够取得更好的效果,换来更大的发展,那这样的钱花得就值;而如果地方财力紧张,免费后得不偿失,那这样的免费之路恐怕行不通。
  有关人士认为,算账既需要精打细算,又要平衡好眼前利益和长期利益之间的关系,在“免费”和“收费”之间、在收费多少上,做出最合理的选择。
策划/王端鹏 采写/本报记者 王彬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