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悦生活 2016.04.13 星期三

记忆中的爆大米花

  

□甘霖
  记得30多年前,在济南经常有推着小车走街串巷爆大米花的。通常是下午四五点钟,不用出家门儿,只要听见马路上传来那熟悉的“砰”地一声巨响,就知道是爆大米花的来了。在家里的我们便再也坐不住了,央求妈妈给我们准备一茶缸子大米,一个干净的大盆,还有一两毛钱的零钱,我和妹妹便可以拿着这些高高兴兴地出门,去宿舍门口排队爆大米花了。
  因为爆大米花的偶尔才来一次,所以等候的小朋友特别多。我们都将准备盛放大米花的大盆、大锅等器皿摆在那里排队,有时路边上能摆出一个由一二十个盆和大锅组成的长龙,场面相当壮观。每个器皿里面几乎都放着一茶缸子大米,很少有用玉米的。用大盆排好队后,我们便凑上前去、围在爆米花炉子的周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爆大米花的老大爷,看他如何一丝不苟地爆大米花。
  老大爷的脸庞黑瘦多皱,瘦小的身体稳稳地坐在马扎上。只见他熟练地将一茶缸大米加一勺糖精倒进一个又黑又重的大肚子筒锅里,把口上的盖子拧紧,再把这个笨重的黑铁家伙放在一个小炉子的火上。然后左手拉着一个小风箱,右手握着锅前头的一个小把,开始不住的摇啊摇,一会儿向左摇,一会向右摇,好像还不时地查看锅上面的一个压力表。在我们热切盼望地焦急目光中,老大爷仍然不紧不慢、全神贯注地摇着。过了大约五六分钟,老大爷站起来,经验告诉我们,大米花就要出锅了。我们这些胆小的小姑娘连忙捂住耳朵快速躲到一边,远远地看着他把锅子的一头放进一个笼子里,用一个铁棒用力一撬,顿时“呯”的一声震天响,几乎是地动山摇。接着像变魔术一般,一茶缸又干又硬的大米,神奇地变成了一大盆白白胖胖、香味扑鼻的大米花,让人感受到丰收般的喜悦。长大后才知道,那些又干又硬的大米,只有在经历了高压高温的历练后,才能在离开锅的一瞬间,迅速胀大成蓬松的爆米花,并且迸发出它隐藏已久的浓郁、奇异的米香味儿。
  随着夕阳西下、天色渐晚,一闪一闪的炉火将老大爷黑瘦多皱的脸庞映照得红彤彤的。他依然不慌不忙、旁若无人地摇啊摇,仿佛在修行一般。因为很多人在排队,总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等轮到我们时心情特别激动,终于在听到那“砰”的一声响后,看到属于自己的白花花、香喷喷、热乎乎的大米花啦,心里简直乐开了花。端着大盆往回走的时候,也不忘让继续排队等候的小朋友们抓上一把先吃着,那种分享的快乐也是非常美好的。
  回到家里,全家人围着大盆,一人一把抓着大米花吃。那大米花绝对是:香甜可口、又酥又脆、入口即化、唇齿留香啊!年幼的小妹妹,迫不及待地将整个脸埋在爆米花盆里舔着吃,粘了一脸一眉毛的大米花,把我们逗的哈哈大笑!小妹妹自己也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结果盆子里的爆米花被她吹得四处逃窜、满地开花。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在你的记忆中,是否也有这么一大盆雪白、香甜、酥脆的爆大米花呢?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