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朋友圈 2015.08.27 星期四

让历史说话 用史实发言

——中共山东省党史陈列馆馆长王音讲述济南抗战(下)
  

  今年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反抗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济南作为山东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近代历史上遭受日本侵略最严重的地方之一。随着纪念日的临近,记者采访了中共山东省党史陈列馆馆长王音,他为我们揭开了济南抗战时期的神秘面纱。
  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济南各阶层民众凡有爱国之心者均纷纷投入抗日救亡洪流,成为抗战主体,为抗战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人民中蕴含着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济南抗战史实彰显了伟大抗战精神。
  济南周边抗日根据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大峰山抗日根据地、平阿山区抗日根据地、章历北抗日武装起义、邹长抗日根据地、历城南山根据地……济南周边各县抗日根据地位于鲁中、渤海和冀鲁豫三大战略区交会处,地处驻济日军大本营与各大抗日战略区连接地带,战略地位特殊,斗争环境险恶。在人民的全力支持下,抗日根据地才能在日伪顽三面夹击中顽强坚持斗争,积小胜为大胜,抗日武装力量不断壮大,有力地牵制了日伪军,成为山东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1939年初,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挺进山东,与山东纵队并肩作战,局面为之一新。为解决军需经费,根据地群众“有钱出钱,有人出人”,为部队筹集了相当数量的资金和被服。各级抗日民主政府积极为部队筹集粮款,发动群众参军参战。1939年11月,长清县被泰西地委授予“抗日模范县”称号。
  在民众广泛发动的基础上,济南周边抗日民主政权先后建立。1939年6月,长清率先建立起泰西地区第一个抗日民主县政府,张耀南任县长。7月,商河县抗日民主政府建立,李逸民任县长。10月,平阴县抗日民主政府建立,熊善隆任县长。县政府建立后,济南周边各县先后成立了各级工、农、青、妇等群众组织的领导机关,选拔培养了一批群众工作干部,使抗日根据地的政权建设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在共产党的组织带领下,真正形成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党领导下的农会、妇救会、青年救国会、武委会、儿童团等抗日群众组织,动员和带领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扩大抗日武装,开展游击战争,破坏敌人交通,捣毁敌伪政权,镇压和惩办汉奸,根据地的每个村庄都是坚强的堡垒。仅500余人的济南南高而村,就有300多人参加了抗日组织。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头可断,血可流,就是不当亡国奴!”抗日战士伤病员大部疏散在群众家中,敌人来了,群众就佯称是自己的亲属,就这样不知掩护了多少同志。敌人“清剿抉剔”的时候,严刑拷打群众,要他们供出谁是党员,谁是干部,何处埋藏着物资,群众宁肯慷慨就义,也坚决不吐露。伪山东省省长唐仰杜惊呼:“平阿山区已经红了!”。
  有了群众支持便有了真正的后方,抗日军民积极开展游击战争。1938年8月,大峰山独立营在长清下巴村伏击日军。是役击毙日军90余人;1939年5月,平阿基干大队和村自卫队发动了伏击日军的战斗;1941年1月,平阴县独立营在东阿城东北亭山头成功伏击日军汽车队;1940年,八路军东进挺进纵队先后在商河、济阳组织了5次较大的对日战役,歼灭日军500余人;1941年5月下旬,日军独立第六混成旅少将旅团长土屋兵驻指挥日伪军在长清县黄河西部“扫荡”时,被长清县十区队在十里雾村击毙,这是山东抗日军民在8年抗战中击毙的4名日军将级军官之一。为此,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特通电嘉奖。同时,各地抗日军民还不断粉碎国民党顽固派、土匪制造的“摩擦”和破坏,开展了对伪军的分化瓦解工作,不断巩固和扩大抗日根据地。
  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后,大峰山、平阿、邹长、章历泰、齐济临商等济南周边抗日根据地斗争环境更为艰难。1941年6月18日,日军集中泰西各地日伪军5000余人,对大峰山区、平阿山区进行大规模“扫荡”。此后,日伪军又多次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对根据地进行残酷“扫荡”,并逐渐“蚕食”根据地,在根据地内建立伪政权,修据点碉堡,推行“保甲”、“连坐”。到1942年,仅济阳、商河、长清、平阴4县就建有157个据点。由于日本侵略军的“分割”、“蚕食”,有的抗日根据地小到被老百姓形容为“一枪就能打透”。
  面对困难局面,济南周边地区抗日根据地相继开展精兵简政、减租减息及大生产运动,加强根据地的经济建设,化解日军的经济封锁,根据地军民一面战斗,一面生产,齐心合力渡过难关。1942年1月,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抗日根据地土地政策的决定》,开展减租减息运动。济南周边各县解放区通过减租减息运动,广大农民群众参加抗战的积极性进一步提高,群众组织有了明显发展。历城发展党员209人、工会会员403人、农会会员1639人。章丘建立群众组织的村庄136个,发展农会会员4481人,工会会员403人。

艰苦卓绝的沦陷区斗争
  在沦陷区,有着铮铮铁骨的爱国志士表现出毁家纾难、宁为玉碎的民族气概。日军侵占济南后,召集工商界代表人物成立伪济南市商会为日军提供物资,时任济南商会会长的辛铸九不愿为虎作伥,躲在洪家楼天主教堂不露面。日军多次强令出任伪职被拒后,以“通匪”为名将其抓入日军宪兵队,遭受了37天的残酷折(,后经朋友奔走营救才魔窟逃生。
  《大染坊》中“陈六子”的原型——济南东元盛印染厂创建人张启垣在济南沦陷后告诉诸经理人:“闻知日军要对一批重要工厂进行军管合作……东元盛染厂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可全被掠夺,也决不与侵略者合作。”拒绝把自己的实业绑在侵略者的战车上。即使在日本宪兵队逮捕其长子、次子后,仍断然拒绝日人的“合作”建议。忧愤成疾,在其弥留之际嘱咐家人:“日人必败,中国必胜。决不与日人合作,诸子好自为之。”
  1938年夏,一群济南热血青年自发组建了“山东抗日铁血锄奸救国团”,陆续发展至100多人,在济南展开大规模的锄奸活动。打入日伪同盟电台, 截获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化装潜入伪道尹公署,威慑伪鲁北道尹成逸庵;行刺伪教育厅长郝书暄;刺杀伪高院院长张超骥;枪击伪山东省长唐仰杜,令日伪惶惶不可终日。锄奸行动震惊日伪,他们开始全城搜捕。被捕的锄奸团同志,有的被折(致死,有的被杀害,有的被判刑。但他们铁血锄奸的英雄事迹理应被后人所铭记。
  共产党领导的沦陷区抗日斗争也异常艰苦卓绝。在开展武装起义的同时,党组织派遣陈隐仙等党员打入济南,建立中共济南工委及外围组织“抗日大同盟”。正当工作逐步展开之时,遭到了日寇宪兵队的破坏。1939年2月,陈隐仙、徐连城被捕牺牲,“抗日大同盟”成员也无一幸免。新的济南工委书记王见新再次打入济南。
  1942年后济南周围的鲁中区、冀鲁边区、冀鲁豫边区、清河区等抗日根据地逐步壮大,形成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新局面。中共山东分局决定依托根据地开展对敌占城市的地下工作,不断派遣干部打入市内,开创了济南城市地下工作的新局面。
  从共产党人为国为民的行动纲领中,人民认识了共产党;从共产党人不屈不挠的浴血奋战中,人民选择了共产党。
  抗战8年间,济南地区党组织带领人民群众向敌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济南周边各县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有力地牵制了日伪军,成为山东抗日民主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8年中,历城、长清(峰山)、平阴、商河、济阳、章丘各县抗日军民共发动对日伪军作战近千次,毙、伤、俘日伪军3万余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及军用物资,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重大贡献。随着抗日根据地的不断发展壮大,济南地区党组织还以根据地为依托,成功地开辟了敌占城市地下工作。在抗日斗争中,共产党得到了人民群众的真心拥护,党组织进一步发展壮大。抗战初期,济南周边只有历城、章丘一带有少数党员活动,到抗日战争胜利时,济南地区已有党支部900多个、党员8000余名。济南共产党领导济南人民为中国抗战史、为城市地下斗争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本报记者王楠)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