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博阅·文史 2015.07.26 星期日

抗日战争时期的共产党济南地下组织(一)




  

□王东儒
美丽的仲宫在抗战时期曾沦为敌人在济南的枢纽之地。津浦线是敌我双方关注的焦点区域之一。济南“战略情报工作委员会”的建立
  1940年冬,日寇以5万人进攻我山东抗日根据地,名为“铁壁合围”,号称“梳篦式扫荡”。我抗日军民浴血奋战,粉碎了敌人的扫荡,但根据地也受到了巨大的摧残和损失。为此,我山东军区决定,在日寇发号施令的中枢济南,成立济南“战略情报工作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包括济南、张店、泰安三个城市和津浦、胶济两条铁路线,简称“济、张、泰情报站”,总的任务是开展三点两线的战略情报工作。
  1943年7月,济南“战略情报工作委员”会由山东军区组成并派出,开始直接归山东军区情报处领导,1945年9月改由华东局情报部(亦称社会部、统战部)领导。王均(系化名,济南解放后恢复原名牛瑞符)任济南战略情报工作委员会主任兼任党支部书记,曹芳廷任副主任,郭宜亭为委员。王均是个年轻的老革命,1938年鲁南干部训练班学习后就被派往日照任县委组织部长,1939年调沂水县任区长,1940年任莒沂边游击大队大队长。济南“战略情报工作委员会”开始只有4个人,总起来在历城南山区活动,王均和亓西钊(当时在沂水县养病)负责济南地区的情报工作,曹芳廷负责泰安地区的情报工作,郭宜亭负责张店地区的情报工作,分阶段集中到济南地区碰头。
  王均等同志先来到泰历县(泰安、历城两部分组成),县委的同志介绍了有关情况。日寇、伪军对这个地区控制极严,以仲宫为主,在西营、柳埠、桃科、高而等地都设有据点,区乡均设有伪政权,村设有保甲长。长清县张夏车站的鬼子经常与仲宫的鬼子来往。在桃科挖掘镍矿(当时误认为是金矿)。地主恶霸活动也非常猖獗。开始县委活动是隐蔽的,常住南山区,武装20余人。这个山区属泰山北麓,是济南水果的供应地。这里山高谷深,小山村五、六户人家,大村也不过几十户,上百户的村子很少。山中全是梯田,地边上栽满柿子树、梨树、桃树,特别是板栗树、核桃树较为普遍,形成无边无际的大果园。但在日寇、汉奸、地主恶霸的蹂躏下,这里的群众缺衣少食,过得非常艰难,不得不外出谋生,跑到济南拉洋车、出苦力、挑筐撅篓当小贩混碗饭吃。王均等同志根据县委的介绍,又根据3人分工,决定迅速依靠贫下中农,交好朋友,发动青年,宣传抗日,壮大力量,为下一步开展情报工作打好基础。此后,曹芳廷、郭宜亭分别去了泰安、张店开展工作。
  在县委、区委(包括长清县委)的帮助下,我们交了不少朋友,打下了工作基础。焦延荣就是刚到此地交上的第一位朋友。他虽不是党员,但热心抗战,待人忠诚。认识不久,即叫其儿子徐青跟着我们干革命。徐青当时只有十五、六岁,却能送信、带路、烧水、做饭,成为我们的得力帮手。焦延荣领我们去观察津浦线上的铁路和桥梁,并介绍了张勇、宋勤、刘庆林等几个青年。他们是第一批跟我们干革命的青年同志。他还介绍了津浦线上游击回民小队金队长以及铁路工人活动情况。王均跟着这个小队活动了一段时间,动员一批人参加了革命活动,对那些反动人员也敲了警钟,施加了压力。
  一个月以后,亓西钊同志基本痊愈就找来了。王均同志向他介绍了这一地区的情况并研究了下一步的工作。他们认为目前尚无条件打入城市,只能先创造条件,待机打入。必须做艰苦细致的群众工作,深入细致地寻找对象,搞好培养教育。这一地区在城市的人不少,他们大都是受生活所迫去济南的。现在有人给日寇、汉奸干活,只要经过耐心说服教育,就有可能转化过来为我所用。要有针对性的,而不是盲目地乱发展。上级来信,要我们开展交朋友工作,就是建立群众性的情报工作,我们要坚决照办。
  王均和亓西钊来济南地区一两个月,了解了一些情报,但还是不够。鲁西地区在济南市里津浦线上建立情报工作较早,为了迅速开展工作,学习他们的经验,建立情报联系,王均他们决定去鲁西分区一趟。见了他们的领导和有关人员,了解了济南日寇情况和津浦线上日寇的军运情况,约定了互通情报的关系和方法。以后安排亓西利、黄玉祥(刚从山东军区调来)在万德车站至党家庄车站一带开展工作,得到了鲁西有关组织的大力协助。情报工作委员会从此得出了一个结论:情报工作应和有关部门建立必要的联系,密切配合,对工作是有益的。但也应注意保持组织上的秘密性和具体工作上的秘密原则。实际上这个原则在以后工作中也起了积极的作用。
  亓西钊同志负责津浦线由长清张夏车站至济南这一段的情报工作,先后建立了三个情报点即情报小组——纸房村焦延荣小组、孙家庄魏守恩小组、党家庄张廷勋小组。当时的任务是,一方面侦察日寇的军事情况及军事运输情况,另一方面寻找可靠关系打入济南。
  曹芳廷同志负责泰安地区的工作。他在泰历县委发现了一个做地下工作极有办法的同志——姜仲三。姜仲三是手工业工人,会做黑白铁的各种活,善打铁壶、炉筒子等。他曾在哈尔滨、济南等城市做工混饭吃,济南铁路大厂也有他的朋友。经县委同意调归我们领导,不久即成了我们出色的工作员,交给他的任务是在济南铁路大厂发展情报关系,通过大厂关系再向外发展。
  铁路大厂动力车间有个技术员叫王印增,王均和曹芳廷约他到姜仲三家中见了面。这个人民族意识很强,做事认真,能按时报告工作和情报。适奉上级指示,要济南车站和铁路大厂的平面图,要求把明显的目标划出来。王印增和姜仲三接受任务后,按时完成并上报了。这时我党和蒋介石搞统一战线,不到半月美机就轰炸了济南车站和铁路大厂,基本上是按照我方标的目标轰炸的。大厂的动力车间炸得更厉害,王印增的二儿(当时还是学生)从车间跑到门口被炸死。姜仲三去看望王印增,王说,我们画的图起作用了,把鬼子炸得不轻,我的孩子虽然也被炸死了,对国家对抗战是有贡献的,我心中难过,但不后悔,我们做了中国人应该做的事。不几天王印增旧病复发去世了。王印增当时不是共产党员,但他的思想、工作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后来王印增被追认抗日烈士,葬在金牛山烈士公墓。
  王印增去世不久,他弟弟王根增即要求入党。到市委学习了几天,经市委批准成为正式党员。姜仲三小组共4人,其中王根增、韩文诚和姜仲三均是在战斗中培养发展的共产党员。王俊雄系培养对象,在解放济南战役中及时提供了准确情报。姜仲三同志除领导济南小组外,还在泰安城伪军中争取了一个伪谍报员。通过他们,我们源源不断地获知了很多敌情。发展“抗日反攻潜伏队”
  “济、张、泰战略情报工作委员会”成立不久,上级就指示我们发展抗日反攻潜伏队组织。其性质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群众性抗日革命组织,其任务是团结敌占区青年,隐蔽开展各种抗日反攻活动。上级颁发了关防章印一颗,凡是参加者均发给盖有关防的一张证件。
  华东局社会部派来了李子亭、李和玉、李利成、刘新民和黄玉祥同志(黄早来3、4个月)。当时决定:刘新民、李利成学习情报业务,准备打入;李和玉留机关工作;李子亭负责发展潜伏队的工作;黄玉祥同志担负部分情报工作,同时协助李子亭同志发展潜伏队。李子亭是山东抗大学生出身,善做青年工作和知识分子工作,从仲宫、东、西许家庄、草沟庄、杨而庄、崔家庄、朱家庄、董家庄、大小石灰沟庄一直党家庄等,活动范围很大。不到一年,在仲宫敌据点周围、朱家镇周围发展了100余个青年和学生参加了潜伏队组织。
  1938年以后,历城县南山区包括锦阳川、锦绣川、锦云川,先后落入日寇之手,仲宫镇成了敌人的枢纽。敌人为了霸占这块地盘,把住南部山区的门户,不但建立了仲宫、柳埠、高而敌伪据点,还不断地出来扫荡,奸淫烧杀,无恶不作,而且还经常与张夏、党家庄、邵而地区的鬼子汉奸地主恶霸来往。
  1942年春,我泰历县政府秘书于依东同志写信通知朱家镇伪镇长赵延昌和穆杨乡伪乡长王俊儒到长清县某村(可能是绿豆囤村)开会。赵延昌是鬼子的走狗,但又害怕八路军,不敢去,就派镇上的文书吴纪元去开会。吴纪元、王俊儒到会后,于依东同志命吴纪元作向导,开展邵而区的抗日工作,命王俊儒及时汇报敌伪活动情况,并要求吴、王不得暴露抗日人员,保证抗日人员的安全。吴纪元、王俊儒当场应允。会后,于依东在吴纪元的秘密协助下到邵而区开展活动,确定在南草沟村吴保安家建立秘密联络点,收集敌伪情报。从此,吴纪元与我泰历县政府建立了秘密的地下革命工作关系。接着,泰历县委派区委书记张效禹、区长孙戈锋建立了邵而区抗日人民政府。区政府指定吴纪元在邵而区协助政府发展革命地下工作关系,保护抗战人员开展新地区的抗日活动,发动群众、宣传抗日、壮大力量、征收公粮等。吴纪元以伪镇公所的名义,积极完成了各项任务。
  1943年7、8月份,为了方便工作起见,经区委张效禹、孙戈锋同志介绍,由区委区政府领导的吴纪元这个秘密关系移交给李子亭直接单线领导。吴纪元在李子亭同志的领导下,首先成了抗日潜伏队员,后来经他手在朱家镇附近发展了10余人,并任小组长,仍是单线联系。
  抗日反攻潜伏队发展面比较大,如仲宫、杨而庄、朱家庄、党家庄,津浦线、胶济线上都有发展。到1944年底和1945年初,大约发展了200余人,其中党家庄发展较多,大约30余人。他们在对敌斗争中起了一定的作用,有的甚至起了重要作用,邵而区朱家镇的斗争就是一例。平时大家都分散,敌人发觉不了。需要的时候就集中起来,在夜幕的掩护下破坏铁路、袭击车站,不断骚扰和打击敌人。如日寇投降前,我们组织干部、潜伏队员和一部分群众共40余人,对党家庄车站以南崛山铁桥附近的一段铁路进行了突然破坏,拆掉道钉和垫板,把铁轨掀到了路沟里。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