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娱 2015.05.07 星期四

互联网消失,世界将会怎样?




  

□刘 静
  如今,人们越来
  越深地把自己的生活构建在互联网上。主动断网尚可被看作一种行为艺术,如果大规模长时间被动断网,会带
  来什么样的后果呢?全球
  同时断网有可能吗?
万一哪天互联网没了
  假如这事刚好发生在11月12日,你正为前一天纵情网购刷爆了数张信用卡而心生悔意、恨不得剁手的时候,忽然发现订单取消不了:因为网络没有了。那时的你得有多么绝望?即便如此,也千万不要想不开真的把手剁了,因为店家比你更急,他根本没法做生意了。
  2011年,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就给这种损失算过一笔账。根据2010年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的数据,假如没有互联网,美国单在电子商务领域遭受的损失每天就会高达80亿美元。如果把范围扩展到全球的话,这个数字差不多能达到每年1万亿美元。
  正因如此,早期的互联网使用者丹尼·希里斯就在一场演讲中,忧心忡忡地呼吁人们要充分考虑互联网崩溃的可能性和后果:“互联网变化之快让人难以想象,只消一小时,一切都可能变得完全不同。”
  赞成希里斯意见的人,大都对互联网的脆弱性感到焦虑。美国的一本科幻小说里曾表达过类似的隐忧:只需要几年时间,人类文明便会因技术退步引发的社会动乱而荡然无存。
互联网远比我们想的强壮
  不过,不必如此担心。对互联网消失的恐惧其实是一场现代版的杞人忧天,想把整个互联网弄没了,可没那么简单。
  首先,互联网的“结实”程度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高,这和它本身的结构有关。我们经常使用的网络,并不存在一个“总开关”,它的核心设施其实分布在全球各个国家的重要节点。这些节点包括解析域名的根域名服务器,连接各大洲的海底电缆,还有储存、管理和分发海量信息的超级数据中心。我们日常使用的网络服务,大部分都是通过这些重要节点来运行的。
  重要节点之间也不是由一台计算机来指挥运行的。比方说全球共有13组504台根域名服务器,遍布世界各国。这些服务器又互相支持并进行运转,即便其中一台损坏,互联网也能在其他服务器的支持下继续运转。
  最典型的例子是2002年10月发生的一场黑客攻击。当时黑客破坏了13组
  根域名服务器中的9组,但互联网并未
  因此彻底瘫痪。在攻击结束之后,网络迅速恢复了正常。事件
  结束之后,全球各地的根
  域名服务器迅速加强
  了防护措施。和10多年前相比,今天的互联网对黑客来说更难被攻破了。
  那么,有可能用物理方法彻底摧毁互联网吗?还真有可能。美国一家科技网站曾经异想天开地公布了一个“狙杀计划”,列出了击垮互联网的详尽步骤,比如怎样从物理上彻底和网络说拜拜。虽然“始作俑者”在文中不希望读者身体力行,但真要把计划实施出来,绝非易事。
  “狙杀计划”的第一步是切断互联网通讯的基础海底电缆。这些电缆承担了95%以上的网络传输,没有它们,各大洲会变成单个的“信息孤岛”,全球的金融系统将被迫暂时关闭。
  “好消息”是海底电缆很脆弱,一艘正在作业的渔船都有可能把它拉断。不过鉴于互联网的强壮程度,想要阻断全球信息传输,你必须把目前正在使用的285条电缆都砍断才行。
  等你完成各大洲的电缆切割任务,就可以开始下一步——摧毁根域名服务器。如果你能跨越重重安保措施,将这些服务器都摧毁的话,就等于给了互联网“致命一击”。
  最后,你要做的是攻击全球数据中心。首选的打击对象是那些具有一定规模的超级数据中心,它们出故障会导致所属区域的大片网络瘫痪。
  如果你完成了以上步骤,恭喜,你已经让全球99%的互联网瘫痪了。不过,“狙杀计划”的策划人提醒说:“鉴于互联网超强的修复能力,上述步骤最好同步完成。也就是说,想不消耗规模惊人的人力、物力而发动一场全球规模的战争,是不可能完成这个计划的。”
  如果爆发了这样规模的全球战争,可能在互联网被彻底摧毁之前,人类文明就已经崩溃了。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消失后会怎样,显然已经不是人们最该担心的问题了。
万一真的断网也不必恐慌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有各种各样应对互联网瘫痪的备用方案,毕竟在面临突发事件和自然灾害时,网络中断的情况还是有可能发生的。
  一种可行的方案是改变信息传递结构。网状网络(Mesh Network)就是这样一种新技术。在这种网络中,每个设备都能利用蓝牙、电信通道等连接邻近的节点,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组成独立的局域网,也可通过其中一个节点与互联网连接。
  事实上,网状网络很早以前就存在,比如卫星传输系统,邻近卫星的相互通信能形成一个自我组织、自我管理并且具有高度自愈能力的智能网。美国军方最早将这种技术用于士兵的定位和通讯,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也能实现更快速、更安全地传递信息。
  千万不要觉得这种技术“高大上”,只在航天、军用领域才能用上。能在iPhone、iPad之间一对一传输文件的AirDrop功能,用的就是类似的技术。
  即便高度依赖互联网的金融行业,在没有互联网的环境中,依然可以正常运行。
  最典型的例子,是“基地”组织的资金网络。据媒体报道,在“9· 11”事件发生以前,本·拉登已经把自己的钱分散在全球50个国家的几百家银行、公司和慈善机构的户头中,以及专门从事地下外汇活动的“哈瓦拉系统”里。美国中情局曾经在2001年宣称,他们很难锁定本·拉登的资产,因为他使用了许多不同的财政系统来转移和筹集资金,这个网络庞大复杂,没有像中枢一样的节点用来突破。
  在各国切断与其来往的资金流动时,本·拉登和他的“基地”组织还在使用原始的方法——“人力快递”来转移资金。通常来说,他们会根据个人的背景、语言能力、民族等,在组织内部选择适合的人选,进行秘密的交易。举个例子,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曾经支使一个钱商,从阿联酋偷运100万美金到巴基斯坦,然后在途中转入阿富汗境内。
  所以,哪怕真的断网,也不必恐慌,因为人类社会本身就是一个足以媲美互联网的超级网络了。互联网能够做到的事借助人际网络照样能够完成,只不过速度和效率要差得多了。
  比方说文章开头提到的那堆要取消的网购订单。一般来说,在网页上申请退款,最多不会超过1分钟的时间,而假如网络消失了,你能做的或许只有挨个拜访那些卖家了。
  (摘自《读者·校园版》)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