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博阅 2015.01.11 星期日
鲜为人知的使命

罗斯福和他的特使们

  

  □【美】迈克尔·富利洛夫/著 张荣建等/译
在伦敦,战争的气氛比巴黎更显紧迫
  当天下午,肯尼迪带代表团全部人员去了伦敦的基尤皇家植物园(Kew Gardens),在温暖的周日阳光下,大批伦敦市民在植物园游览。一边漫步,肯尼迪一边告诉来访者他对局势的看法。张伯伦政府决心不与柏林的“匪帮”和谈。但政府也清楚,长久的战争会拖垮英国,上层阶层对此深为担忧。华盛顿对参战的犹豫不决
  正在激发起英国的反美情绪:尽管肯尼迪充耳不闻地进行了解释,但丝毫没有消解这种情绪。“我的上帝,不要把这场战争弄成圣战,因为无人会相信你的话,”他告诉韦尔斯,他就是这样直言不讳地对英国官员说的,“作为一个帝国是为自己的生存而战,这就足够了”。
  在伦敦,战争的气氛比巴黎更显紧迫。银色的拦阻气球点缀着首都的天空,街道布满沙袋和铁丝网。白金汉宫(英国的王宫)的警卫身穿黄色卡其布军装,警察头戴钢盔。一位记者报道说:“在英国,防毒面具几乎成为了民族团结的标记,相当于德国纳粹党的十字型党徽。”美国人还发现,这里的灯火管制比巴黎更严重。伦敦市民在遮住窗户灯光上比巴黎人更认真。韦尔斯没有在英国看到任何迹象表明“德国的宣称取得效果,但其沉重地虚弱了法国的士气”。他感受到了“战斗到底”的潜在决心,而不是像1938年秋季那样向希特勒屈服。
  表面上,国王陛下的政府对韦尔斯的使命颇为乐观。张伯伦首相告诉肯尼迪,他曾经“最初非常担忧”,但后来,华盛顿表述得很清楚,“这次出访的目的不是‘给出和平计划’,现在,他已经完全满意了”。事实上,白厅依然不确定卡多根所说的“韦尔斯先生出访的最终的根本目的”。不仅如此,这次出访时间正是同盟国处于惊恐之际,与苏联入侵芬兰的时间巧合,而这一事件被看作是英国和法国的挫败(10天后,达拉第辞去总理职务)。因
  此,大多数与韦尔斯会晤的伦敦官员都证明不可能与希特勒打交道,并誓言决心要获得对德战争全面胜利。在接见韦尔斯时,国王的讲话稿,按照一位历史学家的话,“听上去更像是宣传部长的新闻通气稿”。
  在来自苏格兰场的便衣警卫全程护送下,韦尔斯会晤了大多数英国领导人,包括张伯伦首相的内阁成员;反对党工党领袖克莱门特·艾德礼(Clement Attlee);前首相劳埃德·乔治(Lloyd George);大使和高级专员;外交部官员等。当然,韦尔斯穿着得体地出席了每一场所和各种集会。有时,这涉及高超的应变能力。例如,在某一天,他得先穿着正装,然后换上条纹西裤,长外套和礼帽,接着又在傍晚换上白色领带,燕尾服和丝绸帽。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