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国际 2014.11.24 星期一
至少有一半收上来的钱没进政府口袋

路边停车费“肥”了谁?




  

经营﹃私人化﹄分配﹃暗箱化﹄
我们交的停车费去哪儿了?(以上海、天津为例)  
一些不合理的现象却显示,停车位经营过度“私人化”,公共资源分配长期“暗箱化”。
  截至目前,北京、上海、广州、天津四个城市汽车总量已超1200万辆。汽车停靠在路边政府划定的车位上,车主每次动辄要付出十几元甚至数十元的停车费。
  道路停车位属公共资源,但记者近日调查发现,车主缴纳的停车费与政府财政所得之间存在巨大差额,至少有一半收上来的钱最终没有进入政府的口袋。
停车费去哪儿了
  按照多数大城市现行的停车管理办法,车主向停车管理者付出停车费的背后,是停车管理者要取得停车位经营权,并向政府缴纳占道费和经营权使用费。这些费用大多以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名义,最终进入政府财政收入。不过,相关信息近年来却鲜有公开。
  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和上海至少有一半停车费没有进入政府口袋,广州也很少,而天津地方财政的相关收入甚至是零。
收费依据存疑问
  不仅收费钱款多少和去向成谜,城市道路划线收费的依据也存在不少疑问。
  湖南律师石伏龙说,11月初,来自全国多个省份的30多名私家车主委托包括其在内的多位律师,向湖南、山东、河南等地政府寄出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询问这些城市公共停车位位置、收费标准、制定该收费标准的依据、公共停车位收费单位名称及性质、收费单位相关招投标信息、停车收费单位的利润情况等信息。但截至发稿时,各地政府仍未对信息公开申请要求作出回应。(据新华社北京11月23日电)

——停车企业私人股东背景与经营能力令人质疑
  管理着3600多个一类停车位的北京宣联停车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按照每个车位每天35元标准,其一年应向政府缴纳的占道费超过4000万元,但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查询,该公司注册资本仅28万元,股东则是三位自然人。

——公共停车资源分配固化、长期不透明
  2011年,广州市政府对中心城区的占道停车位进行招标,最终电子泊车公司、德生咪表两家公司从五个竞标者中胜出。然而,根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电子泊车公司与三家未中标公司均有关联关系。而招标方为了顺利进行招投标,还特意更改了投标者的资质门槛。

——政府管理部门对停车企业审核管理不严
  在北京,京联顺达智能停车管理有限公司的公司法人此前因在公司转制过程中违法,被处以刑事处罚,而在公司转制存诸多疑点的情况下,京联顺达将唯一股东变更为前法人的亲属后,仍然正常运行。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