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关注 2013.08.06 星期二
平均生命周期只有三四年

中国中小企业为何如此脆弱

作者:张全录




  本报记者 张全录
  发展实体经济、建设美丽泉城、优化发展环境、创新社会管理――― 这是济南当前经济社会发展4个主攻方向。
  实体经济是社会财富的基础,企业则是实体经济的基础。然而,早在 2010年,时任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副司长的王建翔就透露,截至 2010年,我国注册的中小企业有4000万家左右,但平均寿命仅2.9岁。最近,一项关于中国企业平均生命周期的调查数据也显示,中国大集团公司的平均生命周期是七八年,中小企业只有三四年。中小企业是实体经济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们中的一些为何如此短命?通过这些短命的中小企业,我们又该得到怎样的教训和启示?
成长之艰
资金+潜规则 中小企业面临双重压力
  近日,济南一名企业主聂先生致电12345市民服务热线时这样说:我们这些小企业在扎牢根系有能力吸收足够的养料前,最需要外界给予帮助,给予我们成长所需要的水分和养料。今天是幼苗,如果能得到呵护,明天也许就是参天大树。
  7月29日下午,已是临近下班的时间,在济南高新商务港办公楼内,一家小型商贸公司的负责人聂先生却依旧愁眉不展,他正在思索着公司的命运。
  聂先生的公司是去年开张的。在经营这家公司前,他先是从济南一所高校毕业,而后进入瑞典著名机械设备公司阿特拉斯工作。
  经过6年的历练,经营一家销售机械设备的商贸公司,按理说,应该是轻车熟路。然而,从聂先生一开始办手续,到现在经营一年后,陷入资金困境,每一天、每件事,都没那么顺利。“行政部门的办事效率参差不齐。有时候,在某些办事机构,为一件事情反反复复折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聂先生说。
  一切手续齐全后,因为产品适销对路,聂先生和济南的几家大型企业有了长期稳定的合作,生意红火。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他有点透不过气来――― 货出去了,款回不来。
  聂先生说,从客户到经销商再到厂家,一层又一层延迟付款,让夹在中间的商贸公司不得不想方设法获取资金支持,有时不惜高息贷款。而资金使用所付出的代价又将重新变成他们的成本压力。因为市场竞争激烈,利润很低,从外部获取的资金所付利息往往能将一个中小商贸企业压垮。
  他表示,若整个机械设备行业没有这种相互延期付款的风气,资金在厂家、经销商、客户间快速流通,整个行业链条上的企业就都能透得过气来,商品成本也会降低。
  正当他透不过气的时候,聂先生看到了一则新闻―――《关于加大金融财税支持力度促进小型微型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出台,对此他深怀希望。
  但是,一位负责小微企业服务的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银行是逐利的,政府推出的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措施,有时候在银行层面实施不畅。不过,他表示会帮聂先生分析,并提供协助。
  和聂先生一样,同在高新商务港办公的不少中小企业也面临资金周转困难和行业潜规则多的难题。
  8月3日,高新商务港内,部分小公司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显得有些沮丧:“一年前,我们和其他公司几乎是同时入驻高新商务港。当年创业时,大家意气风发,而今,资金困难和‘规则’已经让一些企业或分崩离析,或逃离写字楼进入民居,因为他们已经付不起写字楼相对较高的房租了。”
传承之难
“刘阿斗”接班 九成换代企业利润下滑
  济南市工商联调查显示,在未来10年内,济南民企将迎来交班高峰期。老一辈创业者与新一代接班人能否顺利交接,势必影响经济全局。而锻炼“富二代”成为“创二代”,最好的办法或是“让别人帮着养孩子”。
  中国有句古话:富不过三代。对于民营企业,成长本就艰难,有幸长大之后,又要面临传承的艰难。
  2012年全年,我国民营经济在GDP中的比重已经超过60%。
  在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宁波,为能让民营企业顺利完成交接,该市曾通过组织“创二代”赴京、港学习,成立“创二代”组织,提供交流探讨平台等方式对“创二代”进行培育。济南市工商联也曾组织济南“创二代”赴浙江宁波、慈溪学习“创二代”培育经验。
  虽然各地都有相应的努力,但一份统计数据却冷冰冰地呈现出一个事实:90%的换代企业,利润出现下滑,走上弯路甚至垮掉的也不在少数。出现在报纸娱乐版上的负面新闻中,许许多多扶不起来的“刘阿斗”成为常客。
  失败的换代层出不穷,成功过渡的经验便显得弥足珍贵。去年我市成立青年企业家商会后,借鉴南方城市经验,为青年企业家开培训班,指导他们如何更好地管理企业、如何继承父辈吃苦耐劳精神、如何摆正创业元老位置等。
  也有省内专家认为,锻炼“富二代”使之成为“创二代”,最好的办法是让“别人帮着养孩子”,即先到大企业当“打工仔”,再回企业做“当家人”。
  聂先生也向记者举例说,他曾效力的瑞典阿特拉斯公司,之所以能基业长青,是因为他们采用了职业经理人制度。公司实际所有者阿特拉斯家族平时很少出面,但不管产业是家族中的哪一位来继承,经营公司的人始终是具有顶级职业素养的职业经理人。
  济南百年老字号“老玉记”第五代传人、山东玉记珠宝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馨认为,职业经理人是一种势不可挡的趋势,但在现阶段,只能有所取舍地用于中国的家族企业。
长寿之路
赚把钱就走人 浮躁心态难成百年基业
  “一名日本企业家向他大赞中国企业家的灵活、大胆、冒险精神,但同时也指出中国企业家大多只关心‘钱生钱’,对脚踏实地地做实业,尤其是成就一家百年企业,基本上都兴趣不大。”
  经济学家们有个共识:没有实体经济的支撑,金融资产投资和交易的回报就没有坚实的基础。纵观世界,“年龄”200岁以上的企业共5586家,日本多达3146家,占了近60%,远多于排第二位的德国(837家)。而这些企业均属于实体经济。
  亚太政经调研中心理事长蔡成平发表的文章中提到,“一名日本企业家向他大赞中国企业家的灵活、大胆、冒险精神,但同时也指出中国企业家大多只关心‘钱生钱’,对脚踏实地地做实业,尤其是成就一家百年企业,基本上都兴趣不大。”
  张馨认为,不是中国企业家对基业长青不感兴趣,而是中国快节奏的环境与浮躁的社会心态使然。“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做了一些‘快准狠’的生意,抓住转瞬即逝的商机,迅速入市,赚钱后,立即撤出。这样的公司可能只存在一到两年,之后就转投其他商机。”
  张馨很佩服这些人的眼光和行动力,但她更愿意用时间去锻造一个品牌,踏实经营。因为“快准狠”的经营,其过程必将掺杂着投机的成分。赚钱走人的心态,往往使经营者不专注商品质量,也无法形成自己的品牌。而品牌,对于一个打算长久发展的企业而言,等同于生命。
  创办于1901年的中村屋在日本几乎无人不晓,其创始人相马爱藏的经营理念就是:“将来不管遇到什么事,都绝不插手大米期货市场和股票市场。”
  8月2日,蔡成平发表了《坚守本业是日本企业的长寿秘诀》的文章。文章分析说,日本长寿企业在泡沫经济时期的所作所为无一不让人深思、给人以启发。在世事喧嚣之下,在他人四处出击、心神不定的时候,专注将是多么难得的品质。专注,也许会失去某些潜在机会,但同样可能规避某些不确定风险,专注的反面是浮躁,而唯宁静方能致远。
  日本最长寿的企业“金刚组”,其第40代堂主(相当于总裁)金刚正和曾言:“我们公司能生存这么久其实没有什么秘密。正如我常说的,坚持最基本的业务对公司来说非常重要。”
■对比
日本百年企业数量是中国百倍
  连日来,从对众多中小企业家的采访中,记者发现了这样的共识,寿命长短不能评判一个企业的实力与利润,但一个企业能够做到基业长青,显示出的则是一种在风险中逢凶化吉的生命力。生命力强的企业越多,一个国家的宏观经济就会越平稳。
  而现实是,在中国,如青岛啤酒、同仁堂这样的百年品牌,大大小小加起来不超过1000家。而在日本,“长寿企业”研究专家横泽利昌教授认为,日本百年企业的实际数量超过10万家,其中超过300年的有605家。创办于公元578年的日本寺庙建筑公司“金刚组”是世界现存的最古老企业。
■案例
30多岁“接班人”盘活百年老字号
  8月2日,济南百年老字号“老玉记”第五代传人、山东玉记珠宝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馨,在谈到“老玉记”如何成功完成新老交替时向记者表示:“一个品牌,一家企业,能树立几十年甚至百年而不倒,新老传承的顺利确实重要,但传承后,能否保持创业者的锐气、能否适时变革才是最关键的。”
  张馨今年虽然仅30出头,但早在2009年,她就从父亲手中接过“老玉记”这个百年老字号,成为“老玉记”的“掌门人”。现在“老玉记”在她的手中,生意蒸蒸日上,老品牌活力四射。
  出生在商业世家,张馨从小就被家人当成接班人来培养。看到的听到的,也多是生意场上的人和事。耳濡目染,张馨从小就被暗示了一条成长路径,朝着经商的方向努力。
  家业虽大,但张馨和弟弟、妹妹都没有坐享其成。十几岁起,她就到“老玉记”扒鸡店做“门内徒”,一做就是十几年。用张馨的话说,不能体会到创业者的艰辛,就不能在接班后,保持创业者的锐气与谨慎。
  张馨说,老字号要在传承后继续发展,必须以迎合时代需求的方式,不断融进新元素。
  为了接好父亲的班,经营好“老玉记”的重要主业――― 玉器,张馨花了3年时间,到武汉中国地质大学珠宝学院学习,并拿到了GIC珠宝鉴定师和首饰设计师证书。
  现在“老玉记”扒鸡店主要由张馨的叔叔们经营,张馨则将精力主要放在珠宝上。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