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先锋 2019.05.31 星期五

新裁



  

女报记者 赵世彩
  一款黑底、花纹犹如锁链的旗袍,被取名“毕加索小姐”。白色的薄纱上,一枝玫瑰由下摆绽放到领口,这件旗袍被附文“玫瑰玫瑰,我爱你”。
  读到好的文字,人们总会去想象作者的样子,一如女人遇到好看的衣服,会想是什么人裁出了它。在潮人、时尚博主遍地的时代,想要用旗袍来俘获女人心是难事,可就如那件“毕加索小姐”一样,“罗三裁”的旗袍总会有一个点,让你觉得别出心裁。背后那个裁衣的人叫罗阳,是“罗三裁”的创立者,1992年出生的他,已经做旗袍整十年。
十年
  下午3:00左右,在工作室忙碌的罗阳同意了记者的采访邀约,他建议晚上喝点酒再聊,“平时不太爱说话,喝点酒会更放松。”
  晚上近11:00,记者与罗阳的采访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在喝完一瓶威士忌,等另一瓶的空当,罗阳说出了要喝点酒的另一个原因:“如果采访时间在白天,在我的工作室,面对面地聊,我会说一些相对‘官方’的话吧。”
  十七岁开始创业,今年,是罗阳做旗袍的第十个年头。
  “罗三裁”的名气越来越大,由成都向全国辐射开来。明星马伊琍、摄影师陈漫定制“罗三裁”;火箭少女拍硬照,穿的是“罗三裁”;济南90后的服装设计师,紧密关注“罗三裁”的动态;微博上数不清的女士们说“衣柜里,要有一件罗三裁。”
  订单量有多大?罗阳给了一个数据:以近两年为时间参照,他制作了3000余件旗袍。“我也怕被人diss。”采访时,会“官方”,会“谨言”,是因为有些话一出,可能会被diss。被diss的另一面,是有影响力。
  大二时创立工作室,从一开始的无名到现在的知名,在此前的所有采访中,罗阳都将之归功于“运气”。
  烧钱,难立足,不好脱颖而出……在国内,尝试过创立服装品牌者都知道,这条路有多难走。
  “运气?”记者再次抛出了这个问题。
  “那不是谦虚嘛。”罗阳笑着给了一个新答案。
“坐”与“做”
  第一眼是惊艳,拉近看“罗三裁”的旗袍,别致的盘扣与细腻的滚边讲述着制作者绝非一夕而成的功力。
  说“运气”,是自谦。罗阳的专业,并非服装设计,而是美术。学做旗袍,领路人是干妈龚晓红。“你不知道我干妈有多精致多漂亮,他们家三代做衣服,她是真正做旗袍出身,六七岁开始挑脚边,在北京做了十年旗袍,还是四川省十大劳模。”
  现在50岁的龚晓红依旧是罗阳心中那个无可挑剔的精神向导。17岁的罗阳进入干妈的旗袍店时,她已是与旗袍相关的各个环节的行家,包括制作、市场、人脉。
  在店里,干妈的话很少。开始的两个月,罗阳守店,扫地擦桌子,迎来送往,“什么都干”。再之后,踩缝纫机,从早到晚;再之后,制版;直线怎么剪,弧线怎么裁,领口怎么挖,盘扣怎么捻,不能差一丝一毫。
  后来,干妈的话多起来。罗阳才知道,一开始,她是在观察,看他能不能坐住,“有些人就是特别坐不住”。每日缝纫机里溜走的日子肯定是枯燥的,一遍遍转针倒针的重复想想也很磨人,罗阳,就是难得的“特别坐得住”的人。
  苦,想想就知道。每个看似云淡风轻的盘扣背后,都有你不知道的千锤百炼。
  罗阳说,他“平时不爱说话”,做旗袍的这十年,与人打交道也是他最不想做的事。在2015年,包括更早之前,他上过不少知名电视节目,有的跟旗袍有关,有的跟旗袍无关,增加着自己的人脉和曝光度。“有些事不愿去做,为了工作,我会去做。”
  “有什么好苦的?在我看来,只有没有任何能力去解决问题才叫苦。”
  “加班、工作没点儿,我从来不愿意去说我制作一件旗袍有多累,或者费了多少精力,作为旗袍制作者,这不是基本的‘职业道德’嘛。”
  说“运气”,也是举重若轻。
  罗阳的工作室刚创立时,跟所有人的创业起步一样,一度无人问津,没有顾客,没有盈利,里里外外一个人的日子过了两年。
  后来,找到自己的风格,把市场拓展出去,有运气的成分,还有不停地尝试与变化。
“好看”
  “你做的旗袍,最喜欢得到客户什么样的评价?”
  “好看就够了。”
  罗阳说,之前一些媒体采访中,他曾用过“京派”来划分“罗三裁”的属性,现在他觉得“好看”就ok。
  有客人来做旗袍,罗阳最喜欢“开放派”:不会给出太多的条条框框,把每个女孩子的美与旗袍的美结合到极致。
  “对于旗袍,有时候我也多想顺着你们来,做点花的、艳的,你们选了什么我不住口地说好看,然后拿钱走人,不用再解释为什么旗袍要长,不用解释连袖和接袖的区别,我会轻松许多,能有更多的时间喝酒。可惜我还是想按着自己想的来把自家的庭院拾捡得漂亮些。也许你不懂,可那是我眼中最美的你。”经常有“罗三裁”的粉丝在微博上贴出这段罗阳的话,表示他们认同他的旗袍,也认同他的理念。
  “女士的美太多样了。”罗阳不喜欢给女性之美下定义,就如同他不想给适不适合穿旗袍下定义。旗袍不是又瘦又美穿起来才好看,人也非只能在某个年龄、某个节点才能穿着旗袍。
  济南服装设计师李爽,指着手机里收藏的“罗三裁”旗袍,用了“俏皮”、“活泼”两个词来形容。谁说旗袍只能框在“优雅”与“温婉”里呢。
  就如同罗阳本人一样,精致的工作外,他可以不挑衣服,不挑食物,不挑酒店,“生活得粗糙”。“我夏天很简单,去优衣库买几件T恤,就是一季;看的书很怪,但也能在喝酒时,脱口而出‘裁衣、裁心、裁岁月’这样的话。”
  “做旗袍时,也经常会见‘色’起意,当然,是加了引号的。”认识一个姑娘,唱曲儿、品茶、弹古琴,每次来店里看上的必是罗三裁最得意的作品,姑娘手头不宽裕,遇到知己,罗阳也会乐得给她一个折扣;认识一帮纽约上学的姑娘,美丽,有趣,每一个都明媚动人,当其中有人为朋友来求罗阳时,他也会一秒钟答应,打破预约的规则,为姑娘的朋友连夜缝制嫁衣。
  目前,加上他,罗阳的团队有13人,北京的新店也在筹备中。“罗三裁”的壮大,只是罗阳的小目标,“未来有一本关于旗袍的权威书籍,我想在书中有一页”是他的大理想。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