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报道 2018.09.04 星期二
拼购

透视“拼多多”背后的消费需求




  

女报记者 梁大磊 摄 女报记者 范开云李丽娟 赵世彩
  刚刚过去的8月,自1日至31日,几乎每天,“拼多多”都会是一个关键词,活跃在每个用户的新闻推送里。
  从一开始的“假多多”“坑多多”,再到“穷多多”,以及更学术化的“消费降级”“低级趣味”“中国现象”的探讨,整个8月,人们对“拼多多”全面讨伐。
  9月份的第一天,新闻推送里,拼多多发布上市之后的首份财报,数据显示,拼多多还在继续着高增长。也就是说,人们“口诛笔伐”了一个月,拼多多外的旁观者在见仁见智,拼多多上的用户却在该怎么买还怎么买。
  如拼多多CEO黄峥所说,“假货风波”并未给拼多多造成实质性影响。
  经济学家们分析,拼多多核心竞争力是“便宜”,能拼下三亿用户,人们图的是“够用”和“性价比”。在消费能力不足的情况下,性价比最高就是最适合他们的产品,不管这些电器的品牌是飞刻、格利还是美地,或者ipud。
  很多人在拼多多上买东西并不单纯是因为便宜,而是因为这种便宜是一种“互联网+便宜”。他们几乎不假思索地认为,互联网一定有办法可以造出三元一个的枕头。
盲从
  “我妈、我姐、我姨妈、我表姐、大娘、嫂子、堂姐……基本上我身边会上网的农村女性,都买过拼多多上的东西。”大学毕业后,在山东老家一所小学里任教的闫家燕说。有一段时间,她经常收到群发的“砍一刀”,如果不帮忙砍价,姐姐、婶子们就会跟她急眼。
  姐姐们看的无非是9.9元3个的枕头,10.5元一双的凉鞋。这些枕头样式新鲜,是集市上没有的花色。到货后,堂姐送了闫家燕一个,但是睡了三天就“掉了一脸色,沾了一脸毛”,吓得她抓紧扔了。
  对于亲戚们爱上拼多多购物,闫家燕很理解。“女性本来就对价格敏感,农村女性更会精打细算。她们买把葱都要搭上蒜。从超市买东西出来能把小票看出花。去拼多多买东西符合她们的生活方式。”
  闫家燕说,镇子上的超市里,很多东西是从拼多多上进的货。很多人对质量也没有太高的要求,只要能用就行,不是很在意品牌。
  但闫家燕认为,很多人在拼多多上买东西并不单纯是因为便宜,而是因为这种便宜是一种“互联网+便宜”。假如有人在农村街头叫卖三元一个的枕头,几乎没人会买,因为他们知道这种价位的枕头靠不住。如果主妇们图便宜买回家,丈夫也肯定会觉得她在乱花钱,但是从互联网上买的就不一样了。
  很多人对互联网是盲从的,尤其是那些刚通过抖音、微信接触互联网的人,会觉得互联网是个神奇的地方。他们相信网上可以刷单赚钱,他们也相信在现实中不会出现的枕头就是能在互联网上出现。你说他们穷,也不全是。他们只是对互联网不了解。看到周围有人买到便宜的日用品,他们便会去买,反正省一块钱是一块钱。另外,他们几乎不假思索地认为,互联网一定有办法可以造出三元一个的枕头。
  “拼多多的质量也在透支很多人对互联网的信任。”闫家燕说,很多人买过几次以后,便不会再让她帮忙砍一刀了。试探
  在一家大型国企工作的张依依每月收入近万元,平日里,她喜欢研究烘焙、做甜点,生活得非常小资。
  张依依的手机关注了“迪奥”“范思哲”“圣罗兰”等公众号,也关注了“拼多多”。一开始,她是应亲戚要求帮忙砍价才关注的拼多多,后来却不由自主地买了两次东西。张依依说,拼多多每天的推送特别有鼓动性。“老板下死命令了,这批商品亏钱也要卖!全场1.9元起,白菜价。”“好消息@你,恭喜你被免单资格砸中,请在5分钟内领取。”
  “这些推送有股魔力,你今天不点开,明天不点开,但总有一条会让你有戳开的冲动。”张依依说,自己在好奇心和捡便宜心态的驱使下买了一条11块钱的裤子。这条裤子到货后,被妈妈评价为“像根咸菜”,被老公评价为“又土又俗”。“我再也不敢去上面买便宜货了。”张依依说。
  二宝妈妈韩灿灿每月收入六七千元。她消费前卫,花钱大手大脚,是典型的月光族。逛商场时,她经常给刚满三岁的孩子买三四百元一双的鞋子、五六百元一件的风衣。“我给孩子舍得花钱,贵的就是好看,一身衣服加起来上千元很正常。”
  但即使是这样,韩灿灿也在拼多多上下过订单。前段时间,她打算给孩子买一款洗浴棉,但当时实体店里正缺货,于是她想买一块便宜点的过渡一下。恰巧拼多多上弹出来一款洗浴棉的链接,她就动心了。实体店里卖25元一个,拼多多上才1.9元一个。但到货后,看到实物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皱皱巴巴的,做工很粗糙。泡在水里就更后悔了,硬邦邦的,划人。我心想,幸亏是一块九买的。”
  现在,拼多多APP还在她手机里躺着。“没删除,万一以后再转型了呢,淘宝不就那么起来的吗?”韩灿灿说。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