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身边 2015.04.01 星期三
前妻不知情下“被离婚” 现任妻子有合法结婚证

男子去世 两个妻如何分割遗产

  

女报记者 石静
  李品燕、于湘和唐洪国三个人的感情以及经济纠葛,因唐洪国的意外去世而爆发。6年前,唐洪国从湘西老家来到浙江发展,妻子李品燕留在老家照顾老人和两个孩子。直到唐洪国车祸去世,李品燕才确信自己3年前已“被离婚”,唐洪国早已和于湘结婚并育有一子。近日,李品燕拨打女报“女人帮”热线诉说困惑,我们特邀情感专家和律师为她分析指导。
  武新忠: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山东新忠心理咨询研究中心创办人、首席心理咨询师、培训师、督导师,独立执业十二年。擅长领域:人的心理成长、发展、危机干预、临终关怀及人际关系、情感、婚姻“性”福、家庭和睦心理咨询,常年为社会团体提供“精神”福利服务项目。
  很明显,这又是一个现代版的“秦香莲”。只不过本案所涉及的两个妻子都是受害者:一个是“被离婚”,一个是“被骗婚”。而始作俑者则是她们共同的“丈夫”,那个遭遇车祸而亡者。从心理援助角度看,两个女人均处于“心理危机”中。除面临强加给她们的经济纠纷外,还要承受着情感上、心理上的伤害,同时被伤害的还有她们的孩子和老人。他们都应是心理援助的对象,如有条件和可能均应及时在当地接受心理救援。
  在同情这两位妻子的同时,她们的凄惨遭遇也再次提醒女性朋友们:从人格层面,男女是平等的,应自己解放自己,再也不要盲信、盲从;从情感心理层面,男女是有本质差异的,只有真正认识到差异,了解差异,接纳差异,才能活出真正属于女人自己的幸福。另外,无论是人格还是心理上,她们都面临着终生的“课题”——成长。否则,就会在不知不觉间沦为他人的奴仆,导致自己的生活毫无自由、自尊和情趣。
  我和唐洪国是初中同学,因种种原因,大专毕业后我回到了老家湘西县城工作。一次同学聚会,我和唐洪国重新联系上了,进而发展成恋人,最终走进婚姻的殿堂。我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平淡而幸福,一儿一女乖巧聪明,公婆对我也像亲生女儿一样。本来以为我和唐洪国会在这个小县城里携手过一辈子,直到白发苍苍、儿女成家。
  谁知,2009年3月,唐洪国突然从单位辞职,要我和他一起去浙江发展。虽然我想陪着唐洪国走出去,可现实情况是,儿子女儿年龄还小,两个老人身体不好,大人和孩子都离不开人。最终,唐洪国一个人踌躇满志地去了浙江。此后几年,我在老家照顾老人和孩子,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夫妻俩会见一次面。渐渐地,唐洪国的生意越做越大,他也越来越忙,我们几乎半年才见一次面。期间,我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说唐洪国在浙江又娶了一个老婆,还生了儿子。我向唐洪国求证,他发誓绝没出轨,我相信了。
  几个月前,唐洪国发生车祸去世。我以家属的名义去找肇事车主要赔偿金,车主竟告诉我赔偿金早被唐洪国的妻子拿走了。我当时就蒙了,头脑一片空白:明明我就是唐洪国的老婆,那所谓的妻子又是怎么回事?可事情远还没结束,唐洪国去世,遗产竟然也是被那个妻子拿走了。意识到不对劲,我赶紧找私家侦探调查。原来,这个所谓妻子叫于湘,唐洪国已在3年前和她结婚了,现在他俩有一个1岁多的儿子。而我,早已“被离婚”了。
  侦探告诉我,唐洪国当年找了一个和我特别像的女人去办的离婚,于湘是在唐洪国离婚后才嫁给他的。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于湘和唐洪国的婚姻有效么?唐洪国的遗产以及死亡赔偿金,我和于湘要如何分割?我在“被离婚”后,还帮唐洪国照顾老人好几年,能要求补偿么?
  苏红:法学硕士,现为山东舜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执业以来,办理了大量婚姻家庭、房地产、建筑工程合同等民商事诉讼及非诉讼法律事务,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锻炼了沉稳的办案风格和独特的思维触觉。其专业的法律服务得到当事人一致好评,多次评为优秀律师。苏红律师秉承勤勉、高效的工作态度,用法律和智慧和责任心为委托人提供优质服务。
  如果李品燕确实没参与办理离婚手续,由于唐洪国的离婚登记违反了我国婚姻法的规定,李品燕可以通过行政诉讼起诉民政局,请求撤销民政局的该离婚登记行政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一)重婚的。因此,如果唐洪国的行为属重婚,唐洪国和于湘的婚姻无效。如果李品燕撤销了离婚登记,唐洪国和于湘的婚姻属无效婚姻的情况下,于湘无权继承唐洪国的遗产以及死亡赔偿金。《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规定:遗产按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本法所说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
  李品燕如果不能通过以上途径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其在被离婚后还帮唐洪国照顾老人好几年,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可以要求补偿。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