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调查 2014.05.30 星期五
儿子19岁去世 她43岁再做母亲

失独后的“重生二孩”之路

准备要“二孩”的还在纠结啥


  

本组稿件采写 女报记者 任婷婷 赵世彩 魏杰
  5月6日8点38
  分,张丽娟(化名)剖宫产下一个健康的女婴,她今年43岁,曾是一位失独母亲。
  2012年,张丽娟19岁的儿子因意外去世。整整一年,这个家庭都笼罩在悲伤的气氛中,一年后,家人纷纷劝他们再生一个,在“生”与“不生”之间,她也挣扎过,游离过,2013年她开始了“重生”之路。
  2013年8月,张丽娟再孕成功,像她这样处于最后怀孕年龄的边界上,仍
  想继续生育的失独妈妈并不是少
  数,但不是每个人都像她一
  样能够“重生”。“抱的哪有亲生的好”
  呼唤,却再也听不到儿子的回应。对于这一家人来说,这是毁灭性的打击。家人和朋友安慰的话语,一遍遍重复着,她的确需要安慰,更需要的是有人鼓励她面对和接受儿子已离世的这一现实。
  是否再要一个孩子?张丽娟对此也是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更多的是继续活在儿子去世的阴影中,她说:“那时候想的是能要上就要,要不上就算,这都是命。”
  老家一位与张丽娟年纪相仿的失独母亲,在46岁的时候成功受孕,这让张丽娟在“生”与“不生”之间游离着。她去医院检查过,医生说她的身体状况已经不适合再怀孕了。她听别人说跳绳能增强卵巢功能,就一天跳1000下。很多次别人都劝她抱养一个,但她和老公都不愿意,“抱的哪有亲生的好”。她买过1500元的专家号
  困难远比想象的多。张丽娟想过做试管婴儿,大夫说要调理好身体才能做试管婴儿的培植,于是她四处投医,不停地吃中药,为了能尽快把身体调理好,她曾经在医院的号贩子手里买过1500元的“专家号”。
  2013年,她曾在济南某医院做过一次手术,是因为输卵管不通,这也是她不能成功受孕的主要原因。每次去医院检查,身边几乎都是年轻人,于是她把头埋的很低,生怕有人找自己聊天,偶尔被问起是不是要二胎,就被迫应付一句。
  为了能再次受孕,张丽娟和老公前前后后花了四五万元钱,但他们不后悔,“花过的钱和遭过的罪都值”。张丽娟说,虽然目前的生活条件并不好,靠老公在外打工维持生计,如果不要孩子,他们可以安度余生,只是丧子之痛难以(灭,在农村都认为家里有个男孩能延续香火,但他们只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新生儿点燃一家的希望
  辗转求医的经历后,张丽娟终于盼来了好结果。服中药调理了3个月后,张丽娟于去年8月份成功受孕。第一次胎动让她兴奋得不能自已,在承受了各种艰辛之后,这个夏天她和老公终于在忐忑中盼到了一个新生命的降临。
  5月5日,怀孕9个多月的张丽娟住进医院待产,医生当时说第二天就可以进行剖宫产手术。5月6日,与朝阳同样有活力的新生命诞生了,6斤6两,一家人都觉得这听起来就很顺。
  像张丽娟这样处于怀孕年龄的边界上,仍想继续生育的失独妈妈并不是少数,但不是每个人都像她一样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婴儿的哭声,张丽娟的老公说孩子现在还没出满月,身体很健康,从他的描述中不难听出,这个新生命点燃了一家人全新的希望。声音
  “单独二孩”政策有望落地山东,对于符合条件、能生二胎的女性来说,在要第二个孩子前,她们最想知道的或最纠结的是什么?
  市民崔女士,38岁。最纠结:第二胎性别。
  除了年龄大外,我最纠结的就是孩子的性别。我第一胎是男孩,第二胎就想要个女孩。如果第一胎是女孩的,其实第二胎还没那么纠结。第二胎还是男孩的话,经济压力太大了。
  市民张女士,35岁。最纠结:孩子没人管。
  我和老公平时工作都特别忙。家里的老人身体都不太好,所以我闺女从小基本上都处于“放羊”状态。现在看新闻上,专家们也说家长对孩子的陪伴非常重要。但就目前我和老公的工作状态,根本没有时间去陪孩子。生了老二,如何平衡工作和孩子,是我最纠结的。
  市民张女士,30岁。最纠结:老大的反应。
  我就是担心有了“二宝”,“大宝”的反应。此前和“大宝”谈过再要个弟弟妹妹好不好,“大宝”问我会不会有了弟弟妹妹就不疼她了,当时那个纠结的小表情,让我可心疼了。我比较担心“二宝”出生后,在日常的养育中,该怎样平衡两个孩子的关系。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